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我与金庸的一次交谈

文/蒋连根

金庸曾六次回故乡浙江海宁,作为《海宁日报》的文化记者,我曾四次跟随金庸走访。最难忘的是 2006年10月25日金庸再访徐志摩故居时,我和金庸的一次交谈。

那天下午,金庸在嘉兴市领导沈雪康、王淳等陪同下,回到老家海宁。4时20分左右,80高龄的金庸不顾旅途劳顿,一下车就直奔硖石镇菜市弄32号表兄徐志摩的故居。这一故居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时的新房,金庸说他小时候曾来过,路还是那条路,门还是这个门,金庸在自己亲笔题的“诗人徐志摩”匾额前驻足整整一分多钟,才迈出脚步走进正厅。从地上的每一块砖头、屋里的每一件摆设中,他极力搜寻着儿时的记忆,温习着曾经的温馨场面。然后,他走进陈列室参观。

此时,我紧随其后,仔细观察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用心紧记着他的每一句话,捕捉着他的每一个表情。

当金庸看到徐志摩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念书时的成绩单时,他微微点头,说:“哦,他读书挺用功的,成绩那么好!”他非常仔细地看着橱窗里表哥与陆小曼的书信,抿嘴笑了笑。看到面容姣好的林徽音的照片,他赶紧向同行的人介绍:“这是林徽音。”看到墙面上挂着的一幅训词——在徐志摩和陆小曼的结婚典礼上,证婚人梁启超对自己学生作的“用情不专”的训斥,金庸笑了,笑出了声。然后他问讲解员林妮:“这是不是真的?有没有根据,出处在哪?”小林一时语塞,没答上来。他转身对着站在他身后的我,重复着问了一遍。我上前回答:“是真的,在梁启超的《饮冰室合集》有这一篇训词,我看见过。但是,我查过资料,据当事人回忆,在1926年9月28日徐陆的婚礼上,梁启超没有作这番训词,可能是他写给徐志摩的信中才有的。在结婚前,徐志摩赴欧洲旅行。”听毕,金庸向我点点头,表示赞许。一会儿,他转身看到一幅油画《徐志摩和泰戈尔》,回头问我:“这幅画蛮好,是哪位画家画的?”我回答:“杨涤江画的,他是海宁的画家,原来是海宁高级中学的老师,现在是我们的文联主席。”

最后,金庸在大天井里落座,欣然提笔,为表兄的故居题词:“七十年后再访舅氏旧居”,字里行间浸润着他深深的思念之情。金庸的母亲徐禄是徐志摩的堂姑妈,因而,徐志摩是金庸的表兄。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我与金庸的一次交谈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