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轶事

金庸的读书史

文/傅国涌 1937年日本入侵,金庸的母亲徐禄在逃难途中撒手人寰。等到战斗胜利,他返回家乡时,舅父徐申如也已在1944年3月去世。在杭州《东南日报》工作期间,他读了徐志摩的《西湖记》和一些新诗,深为表兄的才华所倾倒。“我的母亲是徐志摩的姑妈...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256)去评论赞(0)

金庸的功夫 世人只识得一半

文/李以建 时至今日,从官方到民间,从海内外的华人扩展到各国的读者,金庸小说可谓家喻户晓;从学术研究的刊物到中小学授课的课本,金庸小说的阅读和研究成为一门显学。然而,金庸的社评却尚未全部结集成书出版,仍鲜有人论及,更不用说他以诸多笔名撰写的...

店小二店小二阅读(605)去评论赞(0)

说金庸

文/二月河 金庸的书好看,我是知道的。 我的书有人爱看,我是知道的。 我的读者没有金庸的读者多,我也是知道的。 金庸是个天才。 大约在2005年,香港、深圳和南阳三地联合拍摄了我和金庸先生的对话。 那次论坛选址在深圳,是有原因的。南阳离沿海...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189)去评论赞(0)

红颜知己相伴相随

文/张宁静 结束了这段痛苦的婚姻,金庸内心产生了强烈的挫折感,他觉得自己写了那么多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却未能经营好自己的婚姻,真是一种悲哀。他感到,完美的受情只是自己追求的一个虚幻的梦,现在梦醒了,尽管很痛苦,但他终于踩在了真实的土地上。不...

店小二店小二阅读(345)去评论赞(0)

一波三折再出“围城”

文/张宁静 这天晚上,金庸失魂落魄地在一家酒吧独自喝闷酒,引起一名女侍应生的注意。她叫林乐怡,在这家酒吧做兼职,她觉得眼前这个失意的男人似乎很面熟,再一看,竟是大名鼎鼎的武侠小说家金庸。借酒浇愁愁更愁,午夜时分,金庸终于完全醉了,伏在餐桌上...

店小二店小二阅读(158)去评论赞(0)

少年金庸在碧湖编印畅销书

文/纪江明 小麦青青大麦黄, 满园满地麦连塘。 风吹麦穗摇摇摆, 千个波儿万个浪。 1939年8月的一天下午,碧湖镇临瓯江的天妃宫里,传出一阵阵童声稚气的儿歌。国立儿童保育院浙江分院的教导主任、音乐老师许为通正在教孩子们唱儿歌《麦浪》。孩子...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2733)去评论赞(1)

查玉强:金庸小说与家族文化历史之关联和点滴

文/范笑我听吅楼 4月8日。查玉强发来《金庸小说与家族文化历史之关联·点滴》:金庸及金庸小说与家族文化历史之关联,可从两方面看:一、金庸受家族文化历史之熏陶、影响,植入文化基因。(被动)。二、通过其小说在宣扬、展现家族文化历史。(主动)。金...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1318)去评论赞(0)

梁羽生与金庸的“武侠”世界

文/王焱 1966年4月,金庸应邀在香港《海光文艺》刊发了《一个“讲故事的人”的自白》,目的是为了回应《海光文艺》在同年1月刊发的文章《金庸梁羽生合论》。 可以说,《金庸梁羽生合论》一文,是一篇专门针对金庸、梁羽生二人的小说质量,以及对二人...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1103)评论(1)赞(1)

饶宗颐与金庸

文/蒋连根 1952年5月,饶宗颐受聘为香港大学中文系讲师,接着担任高级讲师、教授。不久,金庸与他相识了。那会儿,金庸第二次恋爱,对象是香港大学中文系女学生朱露茜(朱枚)。朱露茜读了《新晚报》上连载的小说《书剑恩仇录》后,着了迷,便给金庸写...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715)去评论赞(1)

金庸是杨振宁“黄昏恋”的牵线人

文/蒋连根 2004年10月的一天,秘书小吴给金庸递上一份打印笺,是杨振宁从北京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邮件内容写道: “这是一封重要的信,向你介绍我的未婚妻。 她的名字叫翁帆,她的朋友叫她帆帆。我现在也这样叫她。 我们在2004年11月5日订...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2669)去评论赞(1)

我与金庸的一次交谈

文/蒋连根 金庸曾六次回故乡浙江海宁,作为《海宁日报》的文化记者,我曾四次跟随金庸走访。最难忘的是 2006年10月25日金庸再访徐志摩故居时,我和金庸的一次交谈。 那天下午,金庸在嘉兴市领导沈雪康、王淳等陪同下,回到老家海宁。4时20分左...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931)去评论赞(1)

专访金庸亲属11年

文/蒋连根 2014年3月10日是香港小说家金庸先生九十大寿,我托人捎去了一份特别的礼物——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刚出版的《金庸和他的家人们》、《金庸和他的师友们》,这是我11年专访积累写成的两本人物传纪。在这两本新著上,我写下了:“大侠乡愁,一...

金庸茶馆店小二金庸茶馆店小二阅读(1236)去评论赞(0)

我・姐姐-金庸

文/杜冶秋 随着金庸新派武侠小说的风靡,尤其在香港回归的一些时日,朋友们都关切地向我打听少年时代和他的交往,显然是他的传奇性,引来这番好奇,孰不知我们的相识以及日后惹出一连串的烦心事,实在难以尽言。 八十年代初,学友杨在葆因主演影片《原野》...

店小二店小二阅读(826)去评论赞(2)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