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查玉强:金庸小说与家族文化历史之关联和点滴

文/范笑我听吅楼

4月8日。查玉强发来《金庸小说与家族文化历史之关联·点滴》:金庸及金庸小说与家族文化历史之关联,可从两方面看:一、金庸受家族文化历史之熏陶、影响,植入文化基因。(被动)。二、通过其小说在宣扬、展现家族文化历史。(主动)。金庸小说所描绘五光十色的江湖世界与金庸自身隐秘幽深的心理世界之内在联系,其实就是金庸与家族文化历史相互关联的反映。陈墨认为《碧血剑》中袁承志对其父袁崇焕和夏青青对其父夏雪宜的往事追寻,即藏有金庸怀念父亲的情感动机。陈墨还认为《神雕侠侣》中杨过先后被桃花岛、全真教开除,与金庸当年先后被中学、大学除名、劝退之事相似且相关。严家炎认为《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之形象中有金庸的影子,金庸接受采访被提问时,对此没有否认。首部小说《书剑恩仇录》即讲家乡一直流传着的一个故事,是讲与查家有密切关系的海宁陈家的事,在主人公陈家洛身上又不无作者自己的影子。封笔之作《鹿鼎记》则直接讲自己家族的事,特别提到了当年家族遭遇的两次文字狱。金庸还认为《鹿鼎记》是十五部小说中最好的一部。(倪匡也这样认为)金庸说《连城诀》就是自己祖父救出连生这一真实事件上发展出来的。

《雪山飞狐》中两个人物形象是有一定指向性的,一、 胡斐,乃金庸心中之大丈夫。该小说结尾没有肯定的结局,作者意味深长地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永远的悬念:胡斐的这一刀究竟劈下去呢还是不劈?(父亲该不该毙?杀父之仇该不该报?)。二、商老太。金庸为啥设计了这么一个人物,他自己是这样说的:“武侠小说中,反面人物被正面人物杀死,通常的处理方式是认为“该死”,不再多加理会。本书中写商老太这个人物,企图表示:反面人物被杀,他的亲人却不认为他该死,仍然崇拜他,深深地爱他,至死不减,至死不变,对他的死亡永远感到悲伤,对害死他的人永远强烈憎恨。”(写此书时,其父尚未平反,从法律层面上讲,当时其父还属“反面人物”)。甚至在《射雕英雄传》二十九回中有黄蓉精通高等数学而难到瑛姑这么一个情节,这是在浓重武侠色彩的氛围之下颇为突兀的一种奇思。然其实也是与作者的自身之经历、身世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是对自己老师的一种怀念。金庸曾这样说过:“数学是我故乡的学术强项,清代大数学家李善兰即海宁人,传世的数学著作甚多。黄药师是浙江舟山桃花岛人,虽与我故乡相距不远,但学术上应该不相干了。我在嘉兴中学求学时,数学老师章克标先生亦海宁人,当代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先生是嘉兴人,可惜作者虽对数学有兴趣却乏天资,只在初中时经俞芳老师之教,于几何学略窥门径,其后于构思小说结构时,颇有助于逻辑思维及推理,对老师感恩不忘。”金庸在多部小说中,描写了故乡的海宁潮。其实也是作者对自身文化渊源的一种追溯。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查玉强:金庸小说与家族文化历史之关联和点滴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