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是杨振宁“黄昏恋”的牵线人

文/蒋连根

2004年10月的一天,秘书小吴给金庸递上一份打印笺,是杨振宁从北京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邮件内容写道:

“这是一封重要的信,向你介绍我的未婚妻。

她的名字叫翁帆,她的朋友叫她帆帆。我现在也这样叫她。

我们在2004年11月5日订婚。

翁帆28岁,出生在广东省潮州。致礼和我1995年夏天到汕头大学参加一个国际物理学家会议时碰到她。那个会议有四位我也知道,虽然在岁数上已经年老,在精神上我还是保持年轻。我知道这也是为什么翁帆觉得我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诺贝尔奖得主参加,因此学校挑选学生来作接待向导,当时还是大一学生的翁帆是我们的接待向导。那是一个只有上帝才会作的安排。

致礼和我立刻就喜欢翁帆。她漂亮,活泼,体贴而且没有心机。她是英文系学生,英文说得极好。离开汕头之后,我们和她偶尔有些联络。

大学毕业后,她结婚了,几年以后离婚。几年以前她进入在广州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很快要得到翻译系的硕士学位。

有如天意,因为好几年没有联络,她今年二月给我们一封短信。信是寄到纽约石溪,后来转到我所在的香港。也因此我们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逐渐熟识。

我发现现在已是一个成熟妇人的翁帆,依然保有九年前致礼和我特别欣赏她的率真。在我最近写的一首关于她的诗,其中有下面的几句:

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

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

生气勃勃而又可爱俏皮

是的,永恒的青春

青春并不只和年纪有关,也和精神有关。翁帆既成熟又青春。我深信你们看到她都会喜欢她。

我也知道,虽然在岁数上已经年老,在精神上我还是保持年轻。我知道这也是为什么翁帆觉得我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

我们当然都清楚地知道,我们有很大的年岁差距。但是我们知道我们都能够也将会以许多不同的方式,奉献给我们的结合。我们的亲人都祝福我们。

请读一下下面的句子,这些句子说明了我对于她在我生命中扮演的以及即将要扮演角色的感觉:

噢,甜蜜的天使,你真的就是……

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

给我的苍老灵魂

一个重回青春的欣喜……”[ 《杨振宁和翁帆订婚后,给亲友的一封信》,明报2007年9月22日。]

当年,杨振宁已经82岁,他的结发妻子是国民党著名将领杜聿明的女儿杜致礼,2003年10月因病去世。

在海宁有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言,当年翁帆寄了一封信到纽约大学石溪分校给杨振宁,但杨振宁当时在香港和金庸下棋消遣,信转到香港由中文大学交给了林乐怡,再由金庸转递给杨振宁本人。因而,金庸无意中成了“杨翁情缘”的牵线人。

此刻,金庸看完杨振宁的信,将信笺丢给身边的妻子林乐怡,紧接着,两个人对望着哈哈大笑。金庸娶了个比他小足足29岁的现任妻子林乐怡。金庸对两人的相遇讳莫如深,传言他是在一间茶餐厅遇到当时不到20岁的林乐怡。据说,当时金庸经营的《明报》陷入瓶颈,林乐怡鼓舞了他,也点燃两人的爱情火花。如今,杨振宁竟然要娶比他小了54岁的女研究生。金庸连说“爱情经典,爱情经典!爱情来了,他无路可逃!”金庸想到了自己小说中的事,“老顽童周伯通娶了瑛姑,老夫聊发少年狂。”又是一阵哈大笑。

杨振宁与翁帆订婚的消息立即引发媒体追踪,杨振宁索性与翁帆办理了正式的结婚手续,然后到海南岛度假。两人在饭店晒太阳以及同骑脚踏车的照片,一时成为报刊头条。与金庸不同,再婚后不久,杨振宁曾与翁帆联名撰文,回应一位香港女作家的批评。公开信说“我们现在就告诉你我们相处的真相:我们没有孤独,只有快乐。与你所描述的、或所期望的,完全不同。我们认为我们的婚姻是天作之合”。

读完这封信,金庸对朋友说:“有什么好怀疑呢,你听闻的是一曲爱情之歌。”

2005年1月,几乎与杨振宁携夫人去海南度蜜月同时,一篇关于金庸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和博士生导师职务的内幕报道,将同为文化名人的他打入冷宫。有人这样形容:新年的第一束阳光打在杨振宁脸上,第一弯夕阳却斜向金庸。然而不久,金庸被英国剑桥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学位,杨振宁和金庸同时出现在颁授学位的庆典上。

2007年9月22日,杨振宁在香港庆贺85岁生日,出席中大举行的杨振宁铜像致赠仪式后,携妻子翁帆拜访金庸夫妇,轻松地谈起与翁帆的浪漫情事。当年他是通过电话向翁帆求婚的。现在的家里有个沙发,恰好容得下两人一起坐下,两个人经常坐在上面看电视。以前,翁帆没来的时候,家里只有一把一个人坐的椅子。

第二天,金庸看到了《明报》的报道,杨振宁与太太翁帆结婚两年多,至今仍恩爱非常。这对忘年夫妻昨日便齐齐穿上黑色的“情侣装”,十指紧扣,出席名人访谈电视片《音乐天空》的珍藏版发布会。剪了个“Bob头”的翁帆,配以一条设计简约的露肩裙子,增添了成熟韵味。她早前跟随香港青年钢琴演奏家孙颖学钢琴,昨日更首次公开作钢琴表演。有个大名鼎鼎的丈夫,过去翁帆大都比较低调的伴在丈夫身旁,昨日却成为了“主角”。杨振宁说,夫妇俩的共同话题很多。参观美术展后,他们会分别找出最喜欢的作品,再看与对方是否一致。这是二人之间的小游戏。金庸的读后感是一句话:“他的人生和爱情都是一个圆。”

2008年新年,金庸收到杨振宁赠送的一本《曙光集》,这是一本夫妇合作刚出版的新书,书中精选了杨振宁所写的五十多篇文章,包括论文、演讲、书信、访谈、散文等,涉及杨振宁深刻的科学观点、独特的社会见解和丰富的个人情感,书中还有十六幅最绚烂的彩图。

不久,《明报》刊登一组照片,介绍杨振宁的婚恋,他与两任妻子的罕见合影曝光。她俩都是他的学生,彼此又长得十分相像。有人看后留言:“现在我理解杨振宁和翁帆的婚恋了。”《明报》此举,也许得到了金庸的授意。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是杨振宁“黄昏恋”的牵线人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