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金庸武侠小说作品赏析和研究网站金庸茶馆

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人物

李莫愁:爱情有毒

三娘阅读(137)评论(0)赞(1)

文/白晓野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元好问这首《摸鱼儿》已是脍炙人口。大概许多读者和我一样,最初是从李莫愁口中得知的。她至死都凄婉痴迷地吟唱着这曲子,年少时总是因此忘记了她的疯狂狠辣,对她一生的痴恋无果生出同情之心。如今再看,不...

金庸人物

郭襄: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店小二阅读(117)评论(0)赞(2)

文/白晓野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诗经•宛丘》中这几句诗的意思是:“你的舞姿热情奔放,在那宛丘山城之上。我对你岂是没有情意,内心却没有任何奢望。” 这首诗用作郭襄对杨过的内心独白,多合适呀!最后一句,是无望,亦是不...

金庸人物

程英: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

店小二阅读(114)评论(0)赞(1)

文/白晓野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嘐嘐。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这首《风雨》出自《诗经》,历来被认为是在表达女子“既见君子”时喜出望外的心情,在风雨相侵的清晨,在鸡鸣...

金庸人物

小龙女:仙子落凡间

店小二阅读(134)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丘处机这首《无俗念》,据金庸说,颂得正是古墓派传人小龙女。 姑射真人乃道家神仙之姿,“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

华山论剑

《鸳鸯刀》:小人物的另类江湖

令狐冲阅读(106)评论(0)赞(0)

文/武侠馆店小二 金庸FM 金庸先生笔下,既有《天龙八部》这样的皇皇巨著,也有《鸳鸯刀》这样的精妙短篇。 就像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也想着爽口小吃,金迷们同样深爱着《鸳鸯刀》这部作品。 《鸳鸯刀》里以众人追逐鸳鸯刀为线索,展现了一群江湖小人物...

金庸人物

杨过:十六年,依旧少年

令狐冲阅读(125)评论(0)赞(1)

文/白晓野 “相思无用,唯别而已,别期若有定,千般煎熬又何如;莫道黯然销魂,何处柳暗花明。”杨过的这套黯然销魂掌,可谓古今第一奇功。历来武功之创立,或因迷武成痴,或为争强好胜,或怜天下苍生,独不见因“相思”竟成宗师。 然而襄阳对阵金轮法王时...

金庸人物

洪七公:七分道三分儒

店小二阅读(127)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金庸的武侠世界里,充斥着隐忍、错位、爱怨憎与求不得。生而为人,天然背负着欲望与欠缺,少有人有圆满的机缘,并因此遭受重担与痛苦。然而有一个人例外。仔细说来,他除了少了一根手指,一切都是顺心如意且举重若轻的,令人羡慕不已。 没错,就...

金庸爱情

金庸小说里那些爱恨两难的瞬间

令狐冲阅读(116)评论(0)赞(0)

文/猫太年 金庸FM 说起复仇和爱情之间的矛盾。常看欧美作品的人很容易想起罗密欧与朱丽叶。 他们是莎士比亚笔下的一对璧人,大胆追求爱情和自由的他们,背后是血仇交织的两个家族,彼此械斗,世代为仇。 故事的最后,因信息的不对称,让罗密欧、朱丽叶...

金庸人物

细说东邪黄药师:邪怪大侠 恣意一生

令狐冲阅读(130)评论(0)赞(0)

文/雨淋 金庸FM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是射雕五绝,代表了射雕中的最高武功水准。 “东邪”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武林人称“黄老邪”,武功盖世,聪明绝顶,精通五行八卦。 黄老邪出身于浙江世家的书香门第,祖上历代都是大官。祖父在高宗年间任御史,...

华山论剑

谈金庸研究的学术建构

听香水榭阅读(150)评论(0)赞(1)

文/朱寿桐 无论在喜欢金庸还是厌恶金庸的评论者那里,金庸都已经成了一个学术的对象;无论是高度评价金庸的文学史地位还是对金庸作品施以酷评,一般都会以学术的名义出现——当然,蔑视学术和学术性批评的金庸评论也时有出现,王朔对金庸的热骂就是这方面的...

金庸爱情

游坦之:我的故事像是一场事故

令狐冲阅读(267)评论(0)赞(0)

文/猫太年 金庸FM 天龙世界,有情皆虐。 游坦之是其中典型。 有一座很多年后中原群雄仍然心有余悸的庄子,名为聚贤庄,庄主游氏双雄游骥和游驹,慷慨好客,大有孟尝之风。 当年,乔峰曾在这里喝酒断义、大杀四方。 那时拳脚无眼,不是敌死便是己亡,...

金庸人物

杨铁心:大义之谬

店小二阅读(468)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一) 临安牛家村,郭杨两家遭难之日。混乱中,杨铁心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包惜弱。她乍见丈夫,又惊又喜,扑到了他怀里。杨铁心问道:“大嫂呢?”包惜弱道:“在前面,给官兵捉去啦!”杨铁心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救她。”包惜弱如芙蓉花般娇...

金庸人物

梅超风:地狱之花

店小二阅读(286)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金庸笔下的女反派,大概没有谁比梅超风更阴森可怖,但他笔下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梅超风的人生经历,又因凄楚孤绝,为情舍身,让人不免有些唏嘘。 梅超风令人心悸之处,在于她如僵尸一般的惊悚感。尚未出场时,便以三堆骷髅头骨营造...

金庸人物

一灯大师:心灵皈依

店小二阅读(238)评论(0)赞(1)

文/白晓野 前往绝情谷的路上,化身慈恩的裘千仞受摄魂大法蛊惑,又连杀二人,恶念无法抑制,索性出掌向恩师一灯大师劈去。他的铁掌有如斧钺般,掌掌不留情,一灯大师口吐鲜血,面对性命之忧与为何不还手的质问,只是柔声说道:“我何必还手?我打胜你有什么...

金庸人物

欧阳锋:我是谁

店小二阅读(144)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欧阳锋在《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中颇为不同。有个朋友说,以其先读神雕再读射雕的经验,看一个温情脉脉的可爱疯老头还原成一代枭雄的恶毒模样,是会觉得有些失落的。 金庸早期的人物性格还不够立体,有些黑白分明,善恶立辨的单薄。但饶是...

金庸人物

周伯通:不想长大

店小二阅读(145)评论(0)赞(1)

文/白晓野 成人而有童心,往往意味着此人纯真烂漫、无忧无虑、朴实诚恳,处之令人轻松坦然。人习惯于缅怀逝去的岁月,于是童年像一个完美无暇的存在。西方的彼得•潘拒绝长大,《小王子》的作者说:“只愿更多的人记得自己是从孩子做起的”。东方讲究返朴归...

金庸人物

包惜弱:善之恶

店小二阅读(246)评论(0)赞(1)

文/白晓野 怯生生娇滴滴,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包惜弱,芙蓉花面菩萨心,是俗世意义上的标准好人。善良,慈悲,于牲畜无害,这种性格与形象,无论是在封建礼教的古时,还是在现代文明的今日,都符合主流社会的价值认同——做个好人,做个善良的人,做个听话...

金庸人物

黄药师:真名士自风流

店小二阅读(265)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贾雨村之口,提出天地间除大仁大恶之外,还有一种秉正邪二气而生的雅俊乖僻之人。他说:“彼残忍乖僻之邪气,偶值灵秀之气适过,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

金庸人物

杨康:冰炭在怀,谁之过欤?

店小二阅读(132)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陈可辛电影《亲爱的》,在讲述被拐卖儿童父母艰难心路的同时,提到了被找回儿童心理上的二次伤害问题。尽管孩子的亲生父母难免会对买卖儿童的行为主体深恶痛绝,却不得不面对孩子对养父母也会产生情感和信任的难题。而这,决非简单的是非立场能解...

金庸人物

黄蓉:雕刻幸福

店小二阅读(117)评论(0)赞(0)

文/白晓野 《射雕英雄传》第三十章,黄蓉被裘千仞所伤后,到一灯大师处求医。一灯大师柔声安慰:“孩子,你不用怕,放心好啦。”然后扶着她坐在蒲团之上。书中写道:“黄蓉一生之中从未有人如此慈祥相待,这时听了一灯这几句温暖之极的话,就像忽然遇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