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重读金庸小说

文/晓寒深处

2018年10月30日,武侠小说一代宗师金庸先生驾鹤仙去。各大网站,追思悼念的文章一时铺天盖地。我才忽然发现,同道中人竟有如此之多。在很多正统文人心目中,中外名著才是名门正派,武侠小说乃是不入流的街头读物。偏偏我是个不入流的读者,很多名著压根读不下去,也压根不想读,偏偏读起武侠小说,真个是如痴如狂如遇知己如饮醇醪。

怀念一个作家的最好方式,莫过于去读他的作品。我读第一部金庸小说是在十二岁,小学毕业那个暑假,一部《射雕英雄传》为我打开一个神奇的世界,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金庸十四部代表作品,除了《连城诀》和《鸳鸯刀》不曾读过,《碧血剑》只草草翻过,其余作品都曾囫囵读过,算得是一个铁杆金庸粉。金庸先生一支如椽巨笔之下,有雄奇瑰丽的江山,亦有波诡云谲的江湖,有杏花烟雨江南,亦有戈壁黄沙大漠,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江湖豪情,亦有生死相许缠绵悱恻的侠骨柔情,有江湖各大门派各路武功,亦有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有人评价说,金庸先生笔下有汉唐气象,有中国传统文化的血脉精魂,诚不虚也。

可惜的是,这些年来,困于纷纷扰扰的生活,竟一直没有时间重读先生的作品。先生去世后,据说大小书店的金庸作品被抢购一空。幸而我有先见之明,两年前便收了一套金庸全集,此时正好拿来重读。从哪里开始呢?读长篇怕不能坚持,还是从中短篇开始吧。

先读从前不曾读过的《鸳鸯刀》。除了《鹿鼎记》,《鸳鸯刀》大概是金庸作品中最具幽默气息的一部。《鸳鸯刀》的故事不似其他金庸作品有真实的历史背景与宏大的叙事结构,只截取一段江湖传奇,塑造了几个江湖小人物,颇似一桌宴席中的一道开胃小菜,品相不出众,却鲜辣有味。故事开头便是:“四个劲装结束的汉子并肩而立,拦在当路!”这样的开头不像金庸,倒有几分古龙的风格。四人是谁?乃是烟霞神龙逍遥子,双掌开碑常长风,流星赶月花剑影,还有八步赶蟾赛专诸踏雪无痕盖一鸣。吓,名头挺吓人是不是?其实,这“太岳四侠”不过一群江湖菜鸟,他们意欲劫取威信镖局押送的鸳鸯刀,却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跑路过程中,又遇到一对欢喜冤家、一个初出江湖的姑娘和一个啰里啰嗦的书呆子,演绎出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故事不长,人物却个性鲜明,“太岳四侠”的色厉内荏,威信镖局总镖头周威信挂在嘴边的那句“江湖上有言道”,都让人印象深刻,小作品写出风格写出趣味,非深厚功力不能为也。

接下来是《越女剑》。《越女剑》是金庸先生最短的一篇作品,也是唯一一部没有被收入金庸代表作的作品,我收的金庸全集中,《越女剑》是附录于《侠客行》之后的,可以说,《越女剑》是金庸作品中最没有存在感的一部。故事以2000年前的吴越之争为背景,越国大夫范蠡追随越王勾践,四处寻访铸剑师与剑客,矢志为越复仇,偶遇牧羊少女阿青,阿青的剑术出神入化,范蠡便将阿青带回,让她教越人剑法。后越国卧薪尝胆终得复仇,阿青要范蠡随她归隐江湖,范蠡却带着西施泛舟而去,故事戛然而止,让人心生怅惘。阿青助范蠡复国,范蠡却爱着西施,《神雕侠侣》中,杨过爱的是小龙女而不是陆无双和程英,《飞狐外传》中,胡斐爱的是袁紫衣而不是程灵素,自古英雄爱美人,那些不美的,就只能成为好妹妹,金庸大侠也不能免俗。

金庸作品中,还有一部无甚存在感的中篇,《白马啸西风》,我却比较偏爱,喜欢它的散文笔法,喜欢它的恬淡温情,喜欢文字间淡淡的惆怅气息。故事讲的是,汉人少女李文秀,因被仇家追杀,流落到哈萨克人部落,被一个老人收养,成了草原上一个牧羊姑娘。文秀长大后,爱上一个哈萨克少年,却被少年的父亲拆散,只能远远地看着他成长,看着他与另一个姑娘一起唱歌一起跳舞。后来,文秀与少年一起经历了一些诡谲的事情,她以自己的善良救了自己救了少年救了大家,也学会了放下。小说结尾尤其让人惆怅:“白马带着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于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无端的喜欢文秀,或许因为她像我,隐忍,固执,喜欢一个人,只会远远地遥望,结果往往是空留遗憾。

我以为,少年心性,读武侠血脉贲张乃是常态,人到中年,更适合读一些清淡的文字。没想到,翻开金庸先生的作品,熟悉的气息扑面来,我似乎又成了那个满脑子奇思异想的沉默少女,无论是《鸳鸯刀》的幽默谐趣,还是《白马啸西风》的恬淡惆怅,仍使我有如遇故知的亲切感。冬日渐近,在北风呼啸的日子里,拥暖气,饮淡茶,重读金庸,不亦快哉!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重读金庸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