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笔下第一恶人

文/刘国重

恶,根植于人性,不因我们闭上眼睛刻意不去面对而不存在。

“在人物描写上,金庸擅长写邪恶的反派人物”,要是南海鳄神听到了梁羽生的论断,想来也会点头称许:“这话倒也有理。”

“凶神恶煞”南海鳄神,仅为《天龙》世界“第三恶人”。号称“天下第一恶人”的,是“恶贯满盈”段延庆,段先生。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段延庆之恶,远逊丁春秋。段延庆作恶,只得以另三‘恶人’为羽翼,势单力薄,为恶不多。丁老怪就不同了,不仅以武功、毒术戕杀多人,并且山门广大,生徒众多,作恶能力因而大增。

世间至重者生命,天下最惨者杀伤。我对‘恶’的理解,非常之简单,就是对他人生命价值的无视,乃至仇视。

丁春秋的多数弟子,似乎仍在喘气,却久已失去了人之异于禽兽的恻隐心、羞恶心、是非心 。肉体犹在,精神生命久已死亡。

人的生命价值,不仅体现为一具活动的躯体,更在于人之所以为人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

丁春秋之恶,又不及慕容博。为了家族的‘复国’,老慕容不惜挑起宋、辽战争,一旦得逞,所伤害的,却不是几百上千人了,几百万上千万的黎民黔首可能会因他一人的妄念而骨肉流离、家破人亡。无怪乎萧峰要怒斥: “倘若刀兵再起,契丹铁骑侵入南朝,你可知将有多少宋人惨遭横死?多少辽人死于非命?……咱们打一个血流成河,尸骨如山,却让你慕容氏来乘机兴复燕国!”

考虑到慕容博幼年受到的家庭教育还有晚年的幡然悔悟,可以给他的邪恶指数打个折扣。就使打了折扣,其恶,也是远在段延庆、丁老怪以上的。

慕容博才是《天龙》世界的‘第一恶人’。

金庸整个的武侠世界(十五部小说)中,至为邪恶的“第一恶人”,又是谁?

《射雕》黄药师之‘邪’,更多体现在思想意识上(‘非汤武而薄周孔’),不在行动。邪得可爱,恶果有限。

《倚天屠龙》韦一笑,最擅吸人颈血,活脱脱吸血鬼降世。可惜,金庸仍然给他找了个“练内功时走火,自此每次激引内力,必须饮一次人血,否则全身寒战,立时冻死”的藉口,其邪与恶,因之减色。

《倚天》第一恶人,当属成昆,也就是圆真大师。此人切齿于早年情人之被夺,终于背叛国族,无恶不作。其他如《神雕》李莫愁、《天龙》叶二娘,大致也因“情”入“邪”、为“情”而“恶”。甚且,“西毒”欧阳锋,怎么就那么毒?与他和“大嫂”那一段孽缘,亦不能无关。——我得出这样的印象,自然源于《射雕》文本,恐怕多少也是中了王家卫电影《东邪西毒》的毒。

“情”之为物,其实可怕。

此外,再没有比“争权”与“夺利”更易使人转为邪恶的了。

人性之恶,在《连城诀》《笑傲江湖》两书,表现最为突出。

《笑傲》为“争权”,而《连城》乃为“夺利”。

为了得到那价值“连城”的“大宝藏”,父亲(凌退思)活埋女儿(凌霜华);父亲(万圭)与爷爷(万震山)研究探讨并一致同意要杀死他们唯一的孩子(‘空心菜’);丈夫(万圭)击杀妻子(戚芳);师弟(戚长发)手刃师兄(万震山);弟子(戚长发等三个)格毙师父(梅念笙);师父(万震山)扼死弟子(吴坎)……

师父们欺骗弟子,传授他们掺水的‘武功’。(“临敌之时使一招不管用的剑法,不只是‘无用’而已,那是虚耗了机会,让敌人抢到上风,便是将性命交在敌人手里。”)

万震山(自认为)将师兄戚长发杀死,将尸身砌在墙中,藏尸天迹,此后他每夜睡梦里都要起身砌墙,居然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而心中不安,却是得意极了,喜心翻倒,不克自持,砌墙之时一直微笑。

看万震山‘砌墙’一章,当真令人毛骨悚然。可惜,身为一个优秀的泥瓦匠,无论万师傅如何敬业,一生也仅砌得两堵,太屈才了!

《连城》一书,有 ‘血刀老祖’,尤为特出。此人当真邪的邪门,恶的盛大,奸的精彩,坏的‘原生态’,展现了另类的‘暴力美学’。

《连城诀》所呈现的人性之阴暗,至于极点了。

《连城》为“夺利”,为了“大宝藏”;《笑傲》则为“争权”,为“一统江湖”。其间余沧海、左冷禅、岳不群之徒,或奸或恶,虽不曾打出“一统”旗号,心目中都有一个“一统江湖”的目标在的。

任我行,最有希望。

我对‘恶’的理解,非常之简单,就是对他人生命价值的无视,乃至仇视。

大体上,金庸笔下的恶人,脾气都不大好。有人稍稍惹得他不高兴,立马杀人。向问天杀死三名路客却是亢奋喜悦不已,而向问天的教主,任我行,比向问天更喜欢杀人。任我行几乎将杀人看做生平最大的乐趣,这一特性,亦为世人所共知。丹青生曾告语令狐冲:“此人倘若得离此处,不知将有多少人命丧其手”。黑白子劝诱任我行传自己《吸星大法》以换得脱出囚笼时,当然要以他最心醉的事情来打动他:“外边天地多么广阔,你老爷子出得黑牢,普天下的男女老幼,你要杀那一个便杀哪一个,无人敢与老爷子违抗,岂不痛快之极!”

任我行,不是一个人在作恶,自诩“率数万之众,横行天下,从心所欲,一无阻难。”

若不是作者安排他猝死,任我行未必不能“一统江湖”。

“一统江湖”在其它武侠小说是永远不可能的事,但在“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的《笑傲江湖》,“一统”不仅可能,并且“普遍”而必然。

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固然可怕,他的“三尸脑神丹”更可怕。既控制教众的躯体,更要控制他们的心神。

可怕!可怕!

论综合实力,通天教主、混世魔王任我行,才是金庸笔下恶人第一。

身为‘恶人’,作恶的本性是基础,作恶的能耐,才是关键。职此之故,《天龙》中的‘四大恶人’,每隔几年都要打上一架,竞争上岗:

南海鳄神摇头道:“他(段延庆)武功还是比我强得多。多年不见,我只道这次就算仍然打他不过,抢不到‘四大恶人’中的老大,至少也能跟他斗上一二百个回合,哪知道三拳两脚,就给他打得躺在地下爬不起来。老大仍是他做,我做老二便了。”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笔下第一恶人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