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笔下最情色的一段描写

文/ 纸屑轻舞

和古龙动辄“胴体”的色情描写相比,不少金庸迷委婉地称金庸笔下那些近似于色情的描写是情色。古龙的色情描写,是正宗的色情,就像林仙儿一样经常性脱个精光,一览无遗。金庸的情色描写则要含蓄很多,但是妙在不言而喻。

然而即便说情色是介于色情和爱情之间的一个中性词汇,金庸所涉及的情色描写也是极其有限的。譬如写到丐帮马大元的夫人康敏这样的风月高手,金庸下笔也尽是诗一样的语言:“你身上有些东西,比天上的月亮更圆更白”;“你身上的月饼,自然是甜过了蜜糖”。

年轻的读者读《废都》,总喜欢找作者多少有些故弄玄虚的方块块,那“此处作者删去多少字”的说明,更像是明摆着让人欲罢不能的“温馨提醒”。用快进的方式读古龙,总也会有出其不意的惊喜。但这招对金庸来说,就显得毫无用处,你实在难以找到“湿漉漉”的文字。韦小宝生活在妓院里,但他举目所见,也还是没有“胴体”。

金庸关于风月的隐喻和调情的暗语,除了康敏,别的地方也还是有的。同样出现在《天龙八部》里,无量剑东宗门徒干光豪和西宗师妹葛光佩两人,就曾经演绎过“精彩”的对白,是不是金庸最情色的一段描写了呢?

干光豪和葛光佩是《天龙》里不入流的小人物,在师门大难之时私奔而去,全然不顾同门与师长安危,被段誉无意中撞见后,还要杀人灭口,狠毒自私,完全没有任何江湖道义可言。亏得金庸还用了“有志者事竟成”这六个字来形容两人之间的苟苟且且。

段誉第一次见这对狗男女时的场景就很情色。

干光豪道:“自今而后,咱二人再也不分什么东宗西宗啦。我俩东宗西宗联姻,合为一体……”只听那女子鼻中唔唔几声,低声道:“别……别这样。”显是干光豪有甚亲热举动,那女子却在推拒。干光豪道:“你依了我,若是我日后负心,就掉在这水里,变个大忘八。”那女子格格娇笑,腻声道:“你做忘八,可不是骂我不规矩吗?”

段誉再见这两人是在一个饭店里,干光豪已经称葛光佩为“娘子”了。干光豪说:“娘子,这里倒有家小饭店,且看有什么吃的。”一个女子声音笑道:“瞧你这副吃不饱的馋相儿。”葛光佩初说这话的时候或许是无意的,但接下来的对话就是赤裸裸的调情了。

干光豪笑道:“新婚夫妻,怎吃得饱?”那葛师妹啐了一口,低声笑道:“好没良心!要是老夫老妻,那就饱了?”

金庸忍不住对二人的对话来了句点评:“语音中满含荡意。”所谓“荡意”,符合金庸用笔的一贯风格,含蓄,但又不言而喻。

康敏和段正淳在一起的时候,也曾有过类似的情色语言。康敏用药迷倒了段正淳,然后她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嗯,你不过是又来哄我空欢喜一场。”段正淳笑道:“怎么是空欢喜?我立时便要叫你真正的欢喜。”

康敏是金庸笔下最风骚的女子了吧。她虽然擅长“口中呜呜呜的腻声轻哼,说不尽的轻怜密爱”,可说出来的话依然还是这么含蓄。这段关于“欢喜”的描写,似乎还没有“吃不饱”更意味深长。

为了不让读者失望,下面我友情赠送一段古龙笔下林仙儿的香艳表现。林仙儿勾引李寻欢时,有脱衣秀,也有言语挑逗,那段文字很养眼。在小酒店中,当她除了面具慢慢脱光站在李寻欢面前时,古龙这样说:

这赤裸着的绝代美人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用不着说话。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她知道这已经足够了,若有男人还不明白她的意思,那人一定是白痴。她在等待,也在邀请。

但凡林仙儿出现的段落,都有类似的描写,她只有面对阿飞时不色情,因为他用的是最高超的一招,她挑逗他却并不给他,借口是“我要等结婚时才给你”,然后最惊艳的是,她可以给阿飞“手”。

因为小编主要想说的还是金庸的情色而不古龙的色情,所以关于古龙只能这样点到为止了。金庸的情色描写,含蓄自有含蓄的美。如果你已经脱了裤子,那还是去看古龙,顺着林仙儿的温馨提示往下看。金庸用笔,就像上面这段男主人公的名字一样,是干光豪,干也就干了,仅仅是嚎叫了几句而已,干货是没有的。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笔下最情色的一段描写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