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天龙八部》里的钟万仇,他拥有了婚姻却始终得不到爱情

文/ 纸屑轻舞

钟万仇在《天龙八部》里是个尴尬的存在,他是段正淳的诸多相好中惟一一个活着的老公。

段正淳的情人很多,麻烦不少,但貌似麻烦都来自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秦红棉、阮星竹都是单身,给段正淳生下孩子后要么送人了要么自己当徒弟养着,反正是没嫁人。李青萝虽然嫁到了姑苏王家,但好像从来就没老公似的,他老公惟一的贡献就是让语嫣姓王。康敏是比较难缠的女人,所幸就她没有给段正淳生下孩子。给段正淳生了孩子然后又嫁了人老公还活着的,就只有甘宝宝了。

甘宝宝的老公就是钟万仇,金庸有时叫他“见人就杀”,有时叫他“马王神”。反正容貌比较丑陋,性格比较急躁,表现比较粗鄙。钟万仇的确不让人喜欢,但却真的令人同情。他对甘宝宝有很浓厚的爱,却有完全不懂得爱,他恨极了段正淳,却又有着深深的自卑。

甘宝宝自然没有彻底放下段正淳,但是她愿意下嫁给钟万仇,证明仅仅做段正淳的情人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嫁给钟万仇,生活在万劫谷中,十年没有出谷,表明她愿意过这样的日子。但是这足不出谷的十年当中,她一定还是流露出了对婚姻生活的不满和她对段正淳的思念,不然钟万仇的性格不会如此多疑。

段誉到万劫谷报信,让他们去就钟灵,先是见到了甘宝宝,两人正在说话,钟万仇从外面创了进来,甘宝宝说“他最是多疑”。由此可见这些年中,钟万仇一直有着极度的不安全感。如果甘宝宝在嫁给钟万仇之后没有出轨,段只是甘宝宝的初恋情人而已,钟万仇为何一直念叨“这姓段的辱我太甚,此仇不报,我钟万仇有何脸面生于天地之间”呢?

对钟万仇的小心思,甘宝宝其实是透亮的,她就曾直说“其实你是心中恨我,可不是恨人家”,“你心中念念不忘的,总是记着那回事”。

钟万仇恼恨的,只怕是他用十年的陪伴,终于还是敌不过别人的一夜风流吧。

钟万仇虽然粗鄙,对甘宝宝的满腔爱意却是毫不掺假。他见老婆生气,首先的反应就是自责、道歉和讨好:“对不住,阿宝,好阿宝,你别生气,我不该对你这般大声嚷嚷的。”“阿宝,你别生气,我一时管不住自己,真是该死。”甚至还“提起手掌,在自己脸上拍拍两掌”,说“我该死,我该死”。爱得如此卑微,其实倒真的难能可贵。

钟万仇初见段誉,说:“你这小子也姓段?又是姓段的,又……又是姓段的!”说到后来,愤怒之意竟尔变为凄凉,圆圆的眼眶中涌上了泪水。这样的表现令段誉也对这条大汉不自禁地心生悲悯,料想此人自知才貌与妻子不配,以致动不动的就喝无名醋,其实也甚可怜。

钟万仇的不安全感最强烈的表现是他对段誉说的下面这句话:“我不是怕斗不过你爹爹,我……我是怕……怕你爹爹知道……知道阿宝住在这里……”说到这句话时,他声音中充满呜咽之意。强烈的不安全感来自于极度的自卑,极度的自卑又导致他愈发的缺乏安全感。他喜欢喝干醋,的确是源自他对甘宝宝浓郁的爱,但甘宝宝却无法从他的醋意中读到她想要的爱。这样错位的爱,自然就不是段誉所想当然的“姻缘美满”。甘宝宝对段誉说:“你这么一点儿年纪,又懂得什么姻缘美满不美满了。”

他给了钟万仇婚姻,却无法给他爱。钟万仇拥有了婚姻,就想霸占她的爱。得不到她的爱,他的婚姻就显得不牢固。可她又不能全部给他,也不愿意全部给她。于是这婚姻就注定是有缺憾的婚姻。

甘宝宝要带段誉去救钟灵,不明就里的钟万仇追赶过来,甘宝宝右手已抽出长剑向后刺去,其实是想阻止一下钟万仇而已,万没想到“钟万仇不避不让,反而挺胸迎剑”。被剑尖刺中胸口的钟万仇是这么样子呢?“一脸愤激之色,眼眶中隐隐含泪,胸口中剑处鲜血渗出”,说出这么一句话:“你……你……要离我而去,我……还不如死了的好。”而他一旦明白妻子是说笑时,“当即捧腹狂笑”。

他要的幸福其实很简单,她要给他想要的幸福,有时很难。

金庸笔下的男女之情,爱到深处的时候,往往就是超越生死的境界。在爱面前,钟万仇也是看淡生死的,可是,他的爱人,始终都如法给他对等的回馈。

甘宝宝被慕容复刺死前,被吓得面无人色了,还强自镇定,朗声道:“你要杀便杀,可不能要胁镇南王什么。我是钟万仇的妻子,跟镇南王又能什么干系?没的玷辱了我万仇谷钟家的声名。”她既要维护钟万仇的声名,又要顾及不能被对方用来威胁段正淳,也真难为她了。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天龙八部》里的钟万仇,他拥有了婚姻却始终得不到爱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