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里那些爱恨两难的瞬间

文/猫太年 金庸FM

说起复仇和爱情之间的矛盾。常看欧美作品的人很容易想起罗密欧与朱丽叶。

他们是莎士比亚笔下的一对璧人,大胆追求爱情和自由的他们,背后是血仇交织的两个家族,彼此械斗,世代为仇。

故事的最后,因信息的不对称,让罗密欧、朱丽叶与幸福擦肩而过,俱俱殉情,几百年后再去回看,仍叫人心头发颤。

仔细想想,实现爱情和成功复仇,有时就像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这一点,相仿的CP和纠结,在东方大地和江湖庙堂的背景下,金庸先生也曾有过十分精彩的演绎。

袁承志与阿九

袁承志出身将门,师承华山名师穆人清,自小研习铁剑门暗器秘术,又有幸窥得金蛇郎君夏雪宜的魔道武学,正邪互济,后出任武林盟主,武功名声,他一一都有了。

毛头小子武功初成,一下山便遇见了温青青。

在不断历险中,两人发展出了深厚的情谊,又随着青青母亲温仪和金蛇郎君的故事被一点点揭开,两人一个是夏雪宜的亲生女儿,另一个是误打误撞的夏雪宜武功传承人,不知不觉便存有了更深的情感羁绊。

尽管两人相识已久,情感基础深厚,但当袁承志于 山岗见到阿九的瞬间,还是不自觉地动了心。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这一点上,也怪不得袁承志。

私下里,也有不少读者更心疼阿九,觉得她和袁承志更搭。

(袁承志)想起阿九孤身一个少女,不知如何自处,又想到她对自己情意诚挚深切,令人心感,虽然自己与青青早订鸳盟,此生对阿九实难报答,但无论如何,也是舍不得阿九,突然间心头一阵狂喜:“一个是我深爱,一个是我所不能负心相弃之人,那么两个都不相负好了。唉!不成的,不成的!”

就性格处事、人品相貌而言,阿九确实是很好的一个姑娘,说是绝佳人生伴侣,也不遑多让。

但阿九同时也是大明公主,她的父亲崇祯皇帝正是袁承志的杀父仇人,并站在袁承志所支持的义军对立面。

这样一来,即使袁九两人再怎么好感渐渐心有所盼,于公于私,袁承志其实都很难越过心底那道坎。

两人最终相隔千里,余生永不得见了。

乔峰和阿朱

乔峰和阿朱,是《天龙八部》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伴侣。

杏子林中,他们初相识,阿朱眼里的乔峰已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乔峰却未曾注意到小丫头阿朱。后来到了少林寺、聚贤庄,两人交集才逐渐变多,擦出火花。

待到阿朱重伤痊愈,雁门关外,她苦等了五日五夜早已身败名裂的乔峰。尽管乔峰此时在江湖上人人厌嫌,喊打喊杀,但阿朱仍深感乔峰为人魅力和恩情,乔峰现身后,她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上前拥抱了对方:

她向乔峰凝视片刻,突然之间,纵身扑入他的怀中,哭道:“乔大爷,我……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你……你果然来了,谢谢老天爷保佑,你终于安好无恙。”

若不是后来中了康敏的毒计,误以为情郎的仇人正是自己的生父段正淳,阿朱也不用易容赴约,以自己的性命去消解恩仇了。

原本两人早已约定好,要一起去塞外牧羊过生活。

萧峰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刀头上挣命的勾当,我的确过得厌了。在塞外草原中驰马放鹰,纵犬逐兔,从此无牵无挂,当真开心得多。阿朱,我在塞外,你来瞧我不瞧?”

阿朱脸上一红,低声道:“我不是说‘放牧’么?你驰马打猎,我便放牛放羊。”说到这里,将头低了下去。

张翠山和殷素素

和阿九她们不一样,殷素素和张翠山两人从起点就充满了对抗。

天鹰教教主殷天正的女儿殷素素,灵巧机变,智计百出。看惯了帮派相斗,江湖厮杀,她狠辣冷血,手段迭出。

上一秒还在跟张翠山脉脉传情,下一秒就扮作张的样子出手伤人杀人,谈谈笑笑之间,就让龙门镖局几十口人没了命。

你问,她后悔吗?也许有,但当时行走江湖的素素就是这样一个狠辣的人。

与张翠山的朝夕相处让她看见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无忌的出生和冰火岛的简单生活,又将她的脾气磨平。事实上,她也真为了日后的幸福而努力改变着。

但人生就是这么吊诡,越是在意的东西越可能失去。

有一天,风来了,载着素素一家三口和小船回到中原。

一见面,武当派众人就与天鹰教教众于海上激战,与故土旧人久别重逢之刻,似乎就已经埋下了双方此后争斗不休的伏笔。

经历了爱子遇险、脱险,看透了众位武林人士上武当山名为祝寿,实为打探屠龙刀消息,殷素素不知此时心里又是如何作想。

再往后,默默消化着爱妻带出几十条人命血仇的张翠山,听到师兄俞岱岩当年重伤残疾也祸起殷素素,重压之下,终于情绪崩溃,自刎于武当山上。

张翠山死后,殷素素忽悠了空闻一把,缓和了谢逊的处境,随后轻轻声叮嘱无忌,悄然离去。

她抱着无忌,低声道:“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将嘴巴凑在无忌耳边,极轻极轻的道:“我没跟这和尚说,我是骗他的……你瞧你妈……多会骗人!”说着凄然一笑,突然间双手一松,身子斜斜跌倒,只见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原来她在抱住无忌之时,已暗用匕首自刺,只是无忌挡在她身前,谁也没有瞧见。

胡斐和苗若兰

说了这么多令人惋惜的爱人,那么有没有一对两对结局好一些的,按照自己的愿意淡出了恩仇,不再执着于往日的仇恨呢?

还真有。

这一对便是《雪山飞狐》里的胡斐和苗若兰。

古人男女风怀恋慕,只凭一言片语,便传倾心之意。胡斐听了此言,心中狂喜,说道:“胡斐终生不敢有负。”

苗若兰道:“我一定学你妈妈,不学我妈。”她这两句话说得天真,可是语意之中,充满了决心,那是把自己一生的命运,全盘交托给了他,不管是好是坏,不管将来是祸是福,总之是与他共同担当。

两人双手相握,不再说话,似乎这小小山洞就是整个世界,登忘身外天地。

两人推心置腹之后,胡斐跟苗若兰从陌生到熟悉,渐而互生好感。谈到父母当年的相遇相知化敌为友等事,两人终于把那层窗户纸捅破,轻轻柔柔,互诉衷肠。

像他们的父辈胡一刀夫妇一样,两人也笃定地选择了爱情,把惊人的宝藏和累世的恩仇一一丢到身后。

如果不是后来生出别的变故,演变成“这一刀到底劈下去还是不劈”的生存问题,胡苗两人的情感将更长久。

赞(8)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里那些爱恨两难的瞬间》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02.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