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连城诀里的人物评说

文/欧阳牧之

人物评说:

狄云——苦孩子。懵懂无知的乡下小子,第一次出门旅行,就失去了师父、恋人、名誉与自由,被陷害入狱,被打入死牢,被穿了琵琶骨,越狱后被追杀,又被宝象抓住险些被吃掉,又被误认为血刀恶僧,被铃剑双侠踹断了大腿。这是一个可怜可悲的孩子,命运之差可说到了极致了。这都不算什么,最苦的,乃是最爱的师妹也不信任他的清白。尽管如此,狄云毕竟是质朴的。凭着自己的真诚与倔强,他赢得了丁典的信任,赢得了水笙的爱情,也赢得了连城诀的秘密——虽然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丁典——真正的侠客,武功天下第一,见识也是一流,无论凌退思威逼利诱,还是用狄云钓鱼,都不上当。对于万氏的阴谋,更是洞若观火。义救梅念笙,照护狄云,行侠仗义走江湖。更难得的是重情轻利,为一盆绿菊倾心霜华,对早已知晓的连城宝藏则视若无物。“我在门外踱了三个时辰,直踱到黄昏,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盼望什么”——这不就是初见爱人的自己么?

凌霜华——人淡如菊,恰如其分地形容了她。霜华,寒霜中的淡淡芳华,虽然恬淡安静,比不上牡丹富贵,也不似玫瑰娇艳,却独立寒霜之中,虽秋凉也不能去其芬芳。因爱花而爱上丁典,因反抗父亲逼迫自己嫁于他人而自毁容颜;因护母而立誓不见爱人,却每日一花从不间断;因牢记盟誓,在入棺后依然将口诀刻在棺盖上。在她含恨而逝的时候,心中依然有对父亲的恨,对丁典的恋,对合葬之人的期待吧!

戚芳——可怜的女子,原本有一个和蔼的父亲,一位青梅竹马心心相印的师哥。只因出了一趟门,便遭遇大变:父亲杀人逃逸再无音讯;心上人为了与一庸俗女子私奔而行偷盗之事,被关进大狱。一名乡下姑娘,在这个情况下,除了万师哥还能依赖谁呢?何况万师哥还不停的花钱打点官家去救师哥,尽管越救越进了天牢呢!日子一天天过去,心上人背叛自己又出狱无望,加上英俊的万师哥天天献殷勤,总不能总不嫁人吧!其实,她始终没有爱过万圭,只是记得“三哥一直待我很好”罢了。最后终于逝于爱人怀中,她心里应该是快乐的吧!

水笙——单纯的姑娘,名门之后,与表兄青梅竹马,并称铃剑双绝,前半生就是蜜罐里长大的孩子。可惜命运就在遇见狄云那一刻起拐弯了。惩戒血刀恶僧也无可厚非,纵马踏断狄云的大腿虽然有点骄纵,却也不算过分。可惜遇上了血刀老祖,被一老一少两个小淫僧劫持而去。幸亏群雄救援追得够紧,加上“小恶僧”懵懵懂懂不算十分可恶,万幸得保清白。一场雪崩,让她见到天地之险,人性之恶,命运之舛。英雄无敌的父亲与两位伯伯死于非命,原能指望的花铁干不仅投降敌人,还反过来欺负自己。最后唯一能依赖的,竟是可恶的小淫僧。当她一针一线缝制羽衣时,心中必是感激;当她含泪捡回羽衣时,心中应是难过;当她深夜盖着羽衣入梦时,狄云也会偶而出现在她梦里吧!雪化春暖时,与恋人的重逢并不是思念时的那么快乐,被恶意中伤、被冤枉委屈中,她仍能勇敢地为狄云正名——他不是小恶僧。可惜,纯真如她,已与表哥相距甚远,也与原来的世界格格不入了。能容纳她的,只有狄云和当初的大雪谷了。

万震山——荆州世家,老谋深算,其实只是土财主一个罢了。杀师父,杀徒弟,杀师弟,杀儿媳,连5岁的孙女也要杀。可惜当他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连城诀,却是中毒越来越深无法自拔了。

言达平——二师兄,喜欢躲在暗处悄悄地动手。三招连城剑法,改变了狄云的命运。

戚长发——铁锁横江,名副其实。有名的老实头,养了个老实的女儿,收了个老实的徒弟,却是最不老实的一个。以己度人,以为其它人都不老实,所以连教女儿与徒弟的剑法都是假的。及至最后,仍不敢相信狄云不会独吞宝藏,真心救自己。人性中的贪婪与怀疑,戚长发是代表。

凌退思——人面兽心,丧尽天良,说的就是凌知府。表面上是翰林,是知府,是父母官;实际上是帮会头子,是阴谋家,是没有人性的野兽。他很聪明,不但仕途得意,而且能从文献推断出梁元帝宝藏就在荆州城中;他很执著,为了能找到宝藏,别人是想尽办法升官,他却是想尽办法不要升官。但是他为了丁典与自己门户不对,亲手拆掉女儿的美好姻缘;他为了胁迫丁典讲出宝藏秘密,不惜搭上女儿的幸福与美貌,逼得霜华自毁容颜;及至最后丧心病狂至活埋亲女。人性中的阴谋与恶毒,凌退思是代表。

花铁干——内心龌龊,被唤醒恶性的伪君子。身列南四奇之一,本是武林宗师,中平无敌天下知,平日里自是道貌岸然。然而雪谷一战,终于被血刀老祖吓得肝胆俱裂,屈膝投降。随着投降的一跪,揭开了潘多拉魔盒的盖子。随之而来的表演让人大跌眼镜:对强大的敌人谄媚阿谀,对本应保护的水笙呼喝恫吓,吃掉结义兄弟的尸体不说,三人份的兀鹰被他吃了一大半。到最后雪化得脱时,他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将不守妇道勾搭恶僧的脏水泼向水笙污其清白,本性的恶达到极致。花铁干是人性本恶的典型,平时里压抑在内心深处不敢见光的卑鄙丑恶一旦被唤醒,便成为难以控制的恶魔。类似的人物,远如降清的洪承畴,近如文革的红卫兵,我们每个人都要慎对心中的恶念啊!

汪啸风——新一代的伪君子,年青一辈的花铁干。身出名门,傍有佳人,鲜衣怒马,何其美哉!然则沉稳不足,抢金鱼时飞扬跋扈,教训小恶僧时更是轻浮,周围人的掌声采声更增其内心的洋洋自得。谁知一遭生变,血刀僧劫走了恋人,追击又被大雪阻路。等到终于能进入雪谷,面对委屈的心上人,听到的是旁人的污言秽语,心里涌起的是遗憾、是妒忌、是愤恨,缺少的是对恋人的爱护与信任。他,也是被变故激起心中之恶,继而成了花铁干的铁杆。

血刀老祖——随心所欲无恶不作的真小人。不喜欢的人想杀就杀,漂亮姑娘想要就要,乃至不相干的路人也难逃其血刀之厄。不只是随便杀人,便是吃人也是家常便饭。因其毫无善心,所以收的弟子如宝象之流,也都是穷凶极恶胆大妄为之徒。所以狄云对他稍有感恩,但觉无比难得。但一被大雪所困,便先想到“先吃小妞,后吃徒孙”。自私自利,应是血刀门的传统。但他狡诈多智,敢说敢做,比那些伪君子又可爱得多了。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连城诀里的人物评说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