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金庸作品中的爱情(五)

文/娟娟文笔

我爱你你却爱着TA

《书剑恩仇录》中有个小鲜肉叫余鱼同,也是红花会里的帅哥一枚,武功超绝,又中过秀才,是个文武双全的小文青,兵刃颇富文艺范儿——一根金笛,没事儿就吹着笛子从事文艺活动,有事儿就舞动笛子上阵打架,人送外号金笛秀才。

金笛秀才余鱼同的爱情,属于“单相思暗地里想”,因为她的心中伊人是个有夫之妇——红花会四当家文泰来的妻子骆冰。文泰来武功刚猛,势如奔雷,迅若闪电,故而外号“奔雷手”,是个神威逼人的大英雄。大英雄文泰来和妻子骆冰是一对佳偶良配,恩爱异常。骆冰号称“鸳鸯刀”,她的兵器是一对长短刀。书中说她:

纤手执白刃,如持鲜花枝,俊目流眄,樱唇含笑,举手毙敌,浑若无事,说不尽的妩媚可喜。

这样的完美女性,余鱼同每每见之,便胸口一热。但他知道,自己的这份感情有违道义,他就挣扎在不能克制自己和克制自己之间。他很痛苦,他知道自己不对,大哥的女人我怎么能想呢?可是确实想啊。结果有一次,他就没能克制住自己,亲吻了骆冰,被骆冰一顿教训。事后,他心乱如沸,自悔自责,认为自己无行无耻,猪狗不如。作为忏悔,此后他就对文泰来夫妇格外好。为了救文泰来,他奋不顾身,在大火中把自己的脸都烧毁了。实际上,作为一个文武双全又有艺术气质的帅哥,他有自己的追求者,就是前面提到的爱女扮男装的李沅芷。李沅芷满心满眼都是余鱼同,可余鱼同眼中只有洛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爱情中总是这样,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古龙说,爱情就像两大高手过招,谁先动心,谁便输了。在李沅芷和余鱼同之间,李沅芷是动心的那个人,她一颗心低下去,低下去,低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尚开出喜悦的花。

她的父亲是浙江水陆提督,仕途一片青云,所以她问余鱼同:

似你这般文武双全,干么不好好做事,图个功名富贵,偏要在江湖上厮混……

马上发现这话问得愚蠢,因为红花会和朝廷不共戴天,于是退步:

人各有志,我也不敢勉强。只要你爱这样,我也会觉得好的,我答应听你的话,以后绝不再去帮爹爹……

已经退到两不相帮了,看到余鱼同仍不回答,于是再次退步:

你说我官家小姐不好,那我就不做官家小姐。你说你红花会好,那我也,我也跟着你做,做江湖上的亡命之徒……

一点一点投降,一点一点退让,这些本该由男孩子说的话,却由她一个女孩子先说出口。所以她又羞又急,竟哭了出来。及至知道余鱼同脸被烧坏,更是深情表白:情深意真,岂在丑俊?千山万水,苦随君行。

终于,余鱼同接受了无缘骆冰的现实,做到了发乎情止乎礼,也接受了现实中李沅芷的爱情。金庸说他由怜生爱,由感生情,渐渐喜欢上了李沅芷。那喜欢或许是爱情,却绝不是深情,更不是痴情。他们之间经历了那么艰苦的好事多磨,比至与清兵剑拔弩张时,余鱼同想的竟然还是“我与她爹势成水火,她终究非我之偶”。凉薄如斯,连看的人都觉得心灰意冷。穷其一生,那个站在他心底盈盈浅笑的,始终是骆冰吧。人,总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正如张爱玲所说: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粘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楚辞·湘夫人》中,写着“沅有芷兮澧有兰”,这是李沅芷的名字出处。在这句诗之后,接着“思公子兮未敢言”。这两句诗,正是李沅芷对余鱼同的满腔情愫。不过,李沅芷到底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相比那些陷入单恋毫无结果的人,她的结局已算圆满。

从来单相思者都可怜。真正单恋一个人,爱得最深、付出最多的,恐怕要数《飞狐外传》里的程灵素了。程灵素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孩儿,身材瘦小,肌肤萎黄,头发干枯,面有菜色。但也不丑陋,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目如点漆,晶莹清澈。她对胡斐一往情深。可是人总会犯毛病,那就是最爱自己的那个人,自己往往不珍惜。更何况程灵素一缺乏美貌,二太过聪明,连犯两个男性择偶的天条。你想啊,她冰雪聪明,对你洞之若烛,你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这样的女孩子,男人都不愿意找,他有压力。所以胡斐明知道程灵素对自己痴心一片,还是硬着心肠斩断了她的念想。有一天他对程灵素说:咱们结拜为兄妹吧。两个人就结拜为兄妹了。这太伤程灵素了。一向深藏不露、从容淡定的她,再也控制不住,言语、行动之中,突然间微带狂态。

程灵素知道自己此生无望,但又深深地爱着胡斐怎么办?最后,胡斐中了无药可解的剧毒,程灵素说:

但是他们不知道,有一个人可以用自己的生命解你这个毒。

她在胡斐不能挣扎的情况下,一口一口把他的毒血吸出来,救了胡斐,然后她自己死去。她是毒手药王无嗔大师的关门弟子,别人用毒都是害人,唯独药王用毒却是救人。“灵素”这个名字来自《黄帝内经》的《灵枢》《素问》,最后,她把自己当成了药,救了心上人的命。

爱是个变幻莫测的东西,有人想要长相厮守,有人只求曾经拥有,程灵素是但求不负我心。

程灵素,是寒冷江湖里的阵阵暖风。民歌中唱:小妹子对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很多人在恩情被负时,都做不到程灵素那样的全身心付出,而是选择了爱的对立面——恨和报复,比如《侠客行》中的梅芳姑。梅芳姑是梅花拳掌门人,长相美丽,文才出众,女工娴熟,是个才貌卓群的女强人。她心仪上清观的门人石清,无奈石清却钟情于自己那样样不如梅芳姑的师妹闵柔。梅芳姑“投之以木桃”,没换来“报之以琼瑶”,遂因爱生妒因妒生恨,自毁容颜,抢走了石清和闵柔刚满月的儿子,给他起名狗杂种,经常非打即骂,折磨这个孩子。

后来他曾逼问石清:当年我的容貌,和闵柔比到底谁美?

石清踌躇半晌道:二十年前,你是武林中出名的美女,内子容貌虽然不恶,却不及你。

梅芳姑又问:当年我的武功和闵柔相比,是谁高强?

石清道:你的武功兼修丁梅二家之所长,当时内子未得上清观剑学真谛,自是逊你一筹。

梅芳姑又问:然则文学一途,又是谁高?

石清听说道:你博古通今,又会作诗填词,咱夫妇识字也是有限,如何比得上你?

梅芳姑反问:想来针线之巧,烹饪之精,我是不及你这位闵家妹子啦?

石清摇头道:内子一不会补衣,二不会裁衫,连炒鸡蛋也炒不好,如何及得上你千伶百俐的手段?

金庸这段对话写的太好了。梅芳姑半辈子都没想清楚,你为什么要她而不要我?她以为石清不爱自己,是因为石清不明白她足够好,所以她不停地追问,不停地证明自己好。其实她不明白,好不好和爱不爱并不是正相关。金庸的另一篇作品《白马啸西风》中有两句话,字句平淡,却道出了人生真谛。第一句是: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地爱上了别人,有什么法子?陕北民歌唱:神仙也管不住人想人。可是神仙也管不住人家不爱你啊!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地爱上了别人,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啊!梅芳姑深深地爱着石清,可石清深深爱着的人却是闵柔,能有什么办法呢?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法勉强的,金钱、权势甚至暴力,都无法换来真情。《碧血剑》中的何红药,名字出自“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美丽女子,本是苗族五毒教教主的妹妹,既是最有希望的教主接班人,也有近乎教主的高强本领。一次偶然的机会,何红药救了被她放蛇咬伤的夏雪宜,并深深爱上了这个武功高强、外貌俊美的翩翩佳公子,就像《诗经》里说的那样,“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她不知道,夏雪宜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爱她,而是要来拿他们五毒教的宝贝。夏雪宜幼年时,温家堡的温方禄奸污其姐姐不成,便将他父母兄姐一家五口全部杀死,他因为当时不在家才躲过一劫。背负这样的血海深仇,他立志要让温家十倍偿还,扬言“必杀温家五十人,污温家妇女十人。不足此数,誓不为人”。因此他要拿到五毒教的宝贝,助自己报仇。五毒教的宝贝藏在五毒教的禁地、死地,何红药救了他,也神魂颠倒地爱上了他。出于爱情,便帮助他进入教中禁地去偷宝物。宝物藏在玉龙雪山的毒龙洞,洞里养着成千成万条鹤顶毒蛇,咬伤了三步毙命。所以,他们需要先除去衣衫,遍身涂满蛇药,倒立着进去。就这样,她帮夏雪宜拿到了金蛇剑、二十四枚金蛇锥以及建文帝的藏宝图。两个青年男女在山洞里“坦诚相对”,你帮我搽药,我帮你搽药,再加上何红药早已对夏雪宜芳心暗许,他们就在洞中成了情侣,从此何红药一颗心就系在夏雪宜身上了。但是夏雪宜并不爱她,他要报他的仇。在报仇的过程中,她爱上了温家的女孩儿温仪。温家是盗匪世家,温家兄弟个个心狠手辣无恶不作,但是温家堡这个烂泥塘里却长出了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温仪。温仪被夏雪宜劫走时,是个刚刚十六岁的温柔天真的姑娘,在院子里荡秋千,被夏雪宜拦腰抱走。之前他已冷酷地杀了温家三十多口,但是温仪的哭泣让他心软,温仪的坚贞善良让他感动,他深深爱上了温仪。爱情的力量战胜了仇恨,为了温仪,他愿意放下仇恨,同温家讲和。可是他放下仇恨了,温家却不放过他。温仪的母亲骗温仪送给他一碗下了毒药“醉仙蜜”的莲子羹,使他失去了抵抗力,然后温家的人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逼他带路去发掘建文帝留下的宝藏。温仪痛不欲生,为了女儿只好留在温家,年复一年地盼望夏雪宜来接走她们母女。

何红药因为帮外人盗宝违反了教规,作为惩罚,遭受万蛇噬身之苦,容颜变得丑陋恐怖,二十年间靠乞讨度日。但她对夏雪宜一往情深,一路乞讨,一路寻找,终于在金华见到了他。那时他已落入温家四老手中,何红药救了他,却发现他随身带着一个香荷包,里面放着一缕女人头发和一枚小金钗,知道他另有所爱,便逼问他那人是谁。夏雪宜怕她前去加害,闭口不答。何红药觉得自己为他受尽苦楚,他却这般爱护别人,气恨至极,一连三天每天用刺荆狠狠鞭打他三次。夏雪宜说,不是因为她的脸给蛇咬坏了才不爱他,而是他从来就没真心喜欢过何红药。他真正放在心坎儿里的,只有他那又美貌又温柔又天真的未婚妻,也就是温仪。他说一句,何红药就抽他一鞭,直到全身没一块完整皮肉了,他还笑着夸温仪夸个不停。何红药不让他吃饭,还打断了他的双足,可无论何红药怎么折磨他、威逼他,他都说爱温仪胜过爱自己的性命。何红药对夏雪宜情深似海,可夏雪宜却对温仪爱如磐石。最后,趁着何红药离开,夏雪宜把自己封死在山洞里,死时还紧紧含着温仪的金钗。

何红药深深爱着夏雪宜,夏雪宜却深深爱着别人,至死不移。这情形很像唐传奇中的《飞烟传》。河南参军武公业之妾步飞烟,容止纤丽,善秦声,好文笔,尤工击缶,武公业“甚嬖之”。但她素憎武公业粗悍,却爱慕秀端有文的邻家书生赵象。武公业知道后暴怒异常,缚之大柱,鞭楚血流。她不求饶,不反悔,但云“生得相亲,死亦何恨”,我就是深爱赵生啊,活着能够和他相亲相爱,就算死了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直至被鞭挞而死。这可真应了歌中所唱:

我爱你你却爱着他,我把心都给你了,你在梦中却喊着他。

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呢?金庸在书中给出了答案:千万不能像梅芳姑、何红药那样执念成蛊、无以忘情,那样只能使双方都深受伤害。最好的办法是学会放手。放过别人,实际上就是放过自己;成全别人,实际上就是成全自己。

金庸在《碧血剑》中就塑造了一个懂得退让、深情明理的好女孩儿——焦宛儿。焦宛儿是金龙帮帮主焦公礼的女儿,秀美温柔,玉貌红颜,哭时梨花带雨、娇楚可怜,却聪明能干,周到细致。她真心喜爱袁承志,心想着爹爹死了,世上唯一的依靠便是袁承志的胸膛。但袁承志身边已有了爱侣温青青,温青青是夏雪宜和温仪的女儿。夏雪宜与袁承志有师徒之实,袁承志得了他的金蛇剑、金蛇锥、金蛇秘笈和藏宝图;温仪死前更是把温青青托付给了袁承志。为了不使袁承志为难,焦宛儿主动放手,请袁承志作主,把她嫁给一直暗恋她的师兄罗立如。焦宛儿把自己的爱深深藏在心里,去成全所爱之人袁承志的爱情。

《白马啸西风》中还有一句话是: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没有一个生僻字,没有复杂的语法,最平淡的句子,却具有最强的冲击力。

梅芳姑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文有文,要武有武,要女工会女工,论烹饪会烹饪,可人家石清偏不喜欢,能有什么办法?正如之前所说,爱是最不可勉强的事情,权力、金钱、淫威,都不能换取爱情。法国作家梅里美笔下的吉普赛女郎卡门,对她的丈夫何塞说:

我不爱你了。继续爱你,这不可能;和你一起生活,我不愿意。

何塞怒气冲天拔刀相向:最后问你一次,愿不愿意跟我一起?

卡门跺着脚说:不!不!不!

最后被杀死了。

怎样赢得爱情?这是一个大难题。外在的东西都无法赢取爱情,梅芳姑不知道,她不可爱,不是因为她的外在条件不够好,而是因为她太争强好胜,自以为本领第一,想要什么就应该得到什么,得不到便自毁容貌,夺人儿子,最后更愤而自杀。这样的人,不论男女,都极可怕,谁会爱她?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作品中的爱情(五)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