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用生命成就爱情

文/索艳丽

写下这个题目,只是想怀念一种不太现实、几近理想的爱,一种为爱而爱的纯梓的爱。我无意于在精神的还是肉欲的倾向 之间纠缠,那种让我怀念的爱,是作为人生之伟大事业的一部 分,甚至就是人生,就是信仰。这是一种存在于理想境界的灵魂 源泉,是在一切信仰坍塌之后最后的信仰。如果不相信爱,我们 还剩下什么?

就从金庸说起,因为使我强烈感受到爱之于人生、灵魂的 意义,正源自他的小说,常常是枕着他的书,像那个武陵渔人, 浪迹桃源。金庸在我的眼里,与其说是一个武俠小说家,不如说 是一个言情小说家。也许正是武侠这样一种成人童话的虚构性 质,使得他得以抛开种种现实的考虑与局限,尽情在波诡云诱 的江湖展示那生死以之的爱情:郭靖与黄蓉,杨过与小龙女,萧 峰与阿朱……无论圆满还是悲凉,这些爱情都让人动容饮泣, 也让人感慨艳羡。不管怎样,他们都在生命中切实拥有了深刻 而纯粹的爱情。然而,真正令我震撼的,是那样一种同样生死以 之的付岀,却永远无法拥有的爱情,以及遭遇这场绝望悲凉的 爱情时,那些在颤栗与燃烧中涅槃的灵魂。爱作为信仰的意义, 不在于它的现实圆满,而正在于它对一颗灵魂,是如何放逐而 又收容,焚毁而又重生。

《飞狐外传》中的程灵素是金庸笔底自我点燃、在孤苦寂寞 中独自成灰的爱情女神。程灵素不美,在这一点上金庸没有向 读者的幻想与期待妥协。我们听够了渚如美在心灵的废话,大 概只有丑小鸭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当姐條们梳妆打扮赶赴周末 的约会时,一个人枯守宿舍的那份失落与痛苦。容貌对于人生 的积极或消极意义,决非如一些思想政治教材那样可以一笔抹 杀。人生并不平等,同样的获得,出身不同,注定了他们的付岀 会有十百倍的差异。如果说平等,那是后天的血泪与汗水填补 的。就爱情而言,丑小鸭们的苦涩与失落往往是无可选择的宿 命。然而,丑小鸭心中同样也有玫瑰色的梦。

爱是遭遇,不是选择。当那个黄昏,胡斐大踏步走过的轻风 拂动灵素习惯了孤寂的心弦,点燃的蜡烛除却成灰,无计拭泪“ 当然,胡斐不爱程灵素,是因为心中早溢满那个紫衫飘飘的袁 紫衣的身影。如《神雕俠侣》中小郭襄的话:“妈,她也是没有法 子啊。她既欢喜了杨叔叔,杨叔叔便有千般不是,她也要欢喜到 底。叩1是的,“没有法子”,胡斐没有法子忘掉袁紫衣去爱程灵 素,正如程灵素没有法子不去爱胡斐。不过程灵素这份爱的凄 凉,除了心中人在认识她之前已心有所属,对灵素自身而言,容 貌确实也是她感受幸福的一大心理障碍。两者都是那样的无奈。

书中多次写到程灵素对容貌的在意和妒恨,“这位袁姑娘 是个美人儿,是不是?”“比我这丑丫头好看得多,是不是?她不能不嫉妒,不能不怨恨,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儿,想象着漂亮 的情敌,面对着自己平凡的相貌。 胡斐当然无法体察程灵素的心情,打小起对美貌的隐恨于回忆中被触痛,而这疼痛又牵连着眼下的情伤,禁不住一时酸 痛如狂。孤凄无望的爱、无处诉说的怨,压抑集聚到一个临界 点,以哭的方式得到渲泄,也得到暂时的抚慰与平静。可没有 完,哭过一场稍许平静的程灵素,因胡斐的一番话,再一次被刺 伤而几至发狂:

(胡斐)瞧着她瘦削的侧影.心中大起怜意,说道:“我有一 事相求,不知你肯不肯答允,不知我是否髙攀得上2 ”程灵素身 子一震,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胡斐从她侧后望去,见她 耳根子和半边脸颊全都红了,说道:“你我都无父母亲人,我想 和你结拜为兄妹,你说好么? ,’程灵素的脸颊刹时间变为苍白, 大声笑道:“好啊,那有什么不好?我有这么一位兄长,当真是求 之不得呢? ”胡斐听她语气中含有讥讽之意,不禁颇为狼狈,道: “我是一片真心。”程灵素道:“我难道是假意? ”说着跳下马来, 在路旁撮土为香,双膝一屈,便跪在地上。胡斐见她如此爽快, 也跪在地上,向天拜了几拜,相对磕头行礼。程灵素道:“人人都说八拜之交,咱们得磕足八个头……一、二、三、四、……七、八 ……嗯,我做妹妹,多磕两个”果然多磕了两个头,这才站起。 (《飞狐外传•古怪的盗党》)

程灵素的脸色由绯红而转为刹时间的苍白,在几秒钟的间 隔里,心理经历了侥幸期待、梦想成真而绝望破灭的天翻地覆。 胡斐的,“一事相求”、“高攀”云云,一下子将灵素心中那个隐隐的期待激活了,没想到胡斐所说的“高攀”原来是结为兄妹,那 个被激活的期待迅速冷凝,由沸点刹那间降到冰点,撕裂之痛 超岀了个人心理的承受能力,难怪她“言语行动之中,突然间微 带狂态”。这种撕裂之痛内在又包含了一层屈辱,现实把梦想逼 到了一个尴尬的角落,灵素心里蹦出一串刺耳的嘲笑,她的期 待羞辱了她,伤害了她。而且,这种伤害无处诉说、无人可怨,因 为胡斐丝毫没有错,他光风笄月、豪迈磊落,包括他对灵素的真 诚、友爱与关切。可就是这个无可挑剔的男子,对灵素孤零漂泊 的爱,却又重叠了一层伤害。胡斐无辜,爱也无辜,于是这杯自 酿的苦酒也只好自斟自饮,掩泪入心〉灵素心中的千回百转、千 山万壑,在这短短的一段文字屮多立面全方位的呈现出来。金 庸的笔力玲珑、穷透匕窍真让人叹力观止。

胡斐并非木石,但正如上文所言,他是“没有法子”。爱是宿 命,当罗米欧遇到朱丽叶,贾宝玉见到林黛玉……只是,他们远 远比程灵素幸运罢了。此情难谐,又无计消除,这个原本消瘦的 女子更加形销骨立了。好在有武侠这样一种文学形式,可以让 世界像地球仪一样在我们的手中转动。《神雕侠侣》中小龙女跳 下断肠岩,不但没有死,还奇迹般的医愈了致命内伤,“十六年 后相会”由一个挚爱的谎言成为令人欣慰的现实。目同样的幸运 没有在《飞狐外传》中降临。袁紫衣最终是披着缁衣的圆性,胡、 程走到一起应该说顺理成章,相信普天下的读者都愿意看到这 样的结果。可命运真的是听凭我们的意愿就可以把握与改变的 吗?程灵素最终以怎样的方式结束了生命,成就了她的爱情呢?

程灵素取出一枚金针,刺破他冇手手背上的血管,将口就 上,用力吮吸、胡斐大吃一惊,心想:“毒血吸入你门,不是连你 也沾上了剧毒么。”……程灵素吸一口毒血,便吐在地下,若是 寻常毒药,她可以用手指按捺,从空心金针中吸出毒质,便如替 苗人凤治眼一般,但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三大剧毒入体, 乂岂是此法所能奏效?她直吸了四十多口,眼见吸出来的血液 已全呈鲜红之色,这才放心.吁了一口长气,柔声道:“大哥,你 和我都很可怜。你心中喜欢袁姑娘,哪知道她却出家做了尼姑 ……,我……我心中……”

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的瞧着胡斐,……低低地道: “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飞狐外传.恨无常》) 程灵素的殉情也不排除她的绝望、自我埋葬,有怨抑与诉 控在其中。但最终她是平静的、安详的.救治胡斐、设计对付稍 后来犯的敌人,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面面俱到。或许是因为 她的爱最终找到了一个方向,找到了实现的可能,她是在成就 自己的理想、事业。是的,在生命中有比爱更辉煌的事业与理想 吗?

程灵素没有按胡斐想的那样为其断臂保命,而是献岀了自 己。灵素所殉的是自己的爱情理想,她终于用自己的生命拥抱 了理想,成就了爱情。但这已经和胡斐无关,她更不会去考虑胡 斐在其死后的种种想法了。爱于是便这样具有了宗教性质,显 示出形而上的意味。

胡斐心里对灵素之殉情的一个诠释:“二妹知道我一直喜欢袁姑娘,……思念之情,并不稍减,那么她今日宁可一死,是 不是为此呢? ”即我们上文所说的灵素之死中的怨抑诉控因素, 但灵素最终超脱了、涅槃了,爱的完成最终内在化、个人化了. 爱是可以自己成就自己的,爱是可以一个人去实现的。因为,爱 其实就是灵魂的安宁与寄托。

信笔写到这里,我不禁自我迷惑了,灵素的爱情本是彻头 彻尾的悲剧,她不能决定在她之前,上天会安排袁紫衣认识胡 斐;她也不能决定上天只给她一个平凡的容貌;甚至连自己的 内心,忘却或者绝情,都无法决定;自己的情绪,灼痛、伤害与煎 熬,也无法避免。她是怎样解脱的呢,抑或这解脱仅是我在这一 相情愿。前引两段写程灵素内心的波澜曲折,细腻深刻而又绝 对真实;后引两段固然也是情理逻辑的必然,但以殉情来成就 爱,悲凉与震撼至深至巨,是依托武侠这种形式浪漫完成的,似 乎总有那么一点理想的影子在里面。是程灵素真的由世俗的爱 升华到宗教的爱,还是金庸自己点燃这把殉情之火,或者是我 不甘程灵素的灵魂永远孤苦,而给她虚拟一个天堂,爱的自我 成就是可能的,还仅仅只是一个苍白的欺骗。

程灵素的故事讲完了,凄凉而美丽。凭着武侠做梦与传奇 的特权,程灵素安排两个仇故的尸首躺在胡斐面前,这会提醒 胡斐家仇在身不能轻生;半根毒蜡烛毒瞎了石万嗔的眼睛却 不致夺命。石的逃脱使胡斐因寻仇而获得生存的意义,而瞎眼 的石万嗔又不能对胡斐构成威胁。灵素生前生后的安排,几近 无可挑剔。这份生死以之的爱,绵密细致而又深透骨髓;这份纯 粹悲哀的爱,叫人无法相信,却又不愿不信。

从这一点看来,我虚拟灵素之爱的宗教完成旋即充满质 疑,可谓庸人自扰。其实,无论写武侠的金庸,还是读武侠的我 们,都是在和各自的梦想对话。一切心灵的启悟与感动,都有存 在的理由,都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既然都是梦,不妨让它五色缤纷。

爱在金庸的小说中,往往具有绝对意义,是生命的最高价 值。确实,比照我们生活的世界来说,这不啻是痴人说梦,我们 能在现实中看到程灵素,看到杨过、萧峰吗?忘了在哪看到王安 忆这样一段话:“我们是彻底.根除了浪漫的一代,实用主义是我 们致命的救药,我们不会沉入的.我们中的极个别人才会在火 车来临的时候躺在铁轨上.用生命去写最后一行诗,据说这还 包括一些债务的问题。”实用主义淹没了浪漫也淹没了爱情,就 像真正的诗人越来越少,真正的情人也日渐稀疏。而诗歌与爱 情,是帮助灵魂呼吸的心肺,不过我们还是有脆薄的理由,不致过于绝望。因为我们还 有愿意写传奇爱情的作家,更不乏渴望阅读的读者.我们还冇 做梦的能力与需要。

武侠为这个世界编织了一个童话,武侠里的爱情又在童话里编织着童话,童话固然和现实相差很远,但也许和真实距离很近。专一古典的爱情正离我们而去,除了在这样的童话里,已经没有故事让我们流泪,而钢筋水泥的层林中,我们却需要这样的眼泪滋润心田,需要在楼前植一块童话的绿地,躺在上面看星星,团上眼睛做梦。于是,我又一次在灯前沉浸下去,让自己的心情跟随童话中的角色悲喜起伏,让眼泪漫过我日渐枯竭的心河

赞(2)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用生命成就爱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