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作品中的爱情(四)

文/娟娟

相敬如宾,婚姻不真;打打吵吵,白首到老

金庸很会写吵架的夫妻,写吵架夫妻之间的深情,因为艺术来源于生活,现实中吵吵闹闹的夫妻太多了。在金庸的短篇小说《鸳鸯刀》中,也有一对吵架的夫妻,他们是林玉龙和任飞燕。别的夫妻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俩是打不离手,骂不离口。而且还不是小打小闹地吵,他俩吵起来,不明就里的旁观者甚至误以为俩人有杀父之仇,想想有多凶吧。有一位高僧看见他们两个老吵,瞧不过眼,出家人就动了慈悲心肠,传给他们一路武功——夫妻刀法,并对他们说:

这路刀法原是古代一对恩爱夫妻所创,二人形影不离,心心相印,双刀施展之时,也是互相回护。

和尚传给他们这套刀法是为他们好,可是他们俩白练,因为他们俩心灵不和,互相掣肘,使不好这夫妻刀法,往往一边用还一边吵,林玉龙骂:

都是你这臭婆娘不好,咱们若是练成了夫妻刀法,二人合力,又何必怕?

任飞燕回骂:练不成夫妻刀法,到底是你不好,还是我不好?那老和尚明明要你就着我点儿,怎么你一练起来便只顾自己?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个不休。

老和尚传他们刀法,本来是想让他们夫妻和睦、心有灵犀,但他俩因为争吵不休,使得刀法互相阻挠、威力大减。刀法没练成,架吵得反而更吓人了,吵着吵着,就各自抄家伙,把刀亮出来了,文斗变成了武斗。有一次他们又吵架,被一个初闯江湖的小姑娘萧中慧(本名杨中慧)遇到了。小姑娘一见两个人拿着刀纵横挥霍,拼命砍杀,就动了侠义心肠,拔刀相助,帮着任飞燕砍伤了林玉龙。结果人家两口子又刀尖一致对外,合起来对付她这个外人。任飞燕还骂:

我们夫妻争闹,平常的紧,你多管什么闲事?

萧中慧大吃一惊:你们既是夫妻,怎的又打又骂,又动刀子?

任飞燕冷笑道:哈哈,大姑娘,待你嫁了男人,那就明白啦。夫妻若是不打架,那还叫什么夫妻?有道是“床头打架床尾和”,你见过不吵嘴不打架的夫妻没有?

萧中慧脱口而出:我爹爹妈妈就从来不吵嘴不打架!

林玉龙说:不打架不动刀子,这算什么夫妻?定然路道不正。

金庸写的非常有喜剧色彩,你看人家这两夫妻,立场完全一致。他们虽然吵架动刀子,但人家的三观是一样的,都认为不吵架的夫妻不但不正常,而且路道都不正。这话从这样一对欢喜冤家的嘴里说出来,让人觉得是不靠谱的歪理,哪知道偏偏歪打正着,萧中慧的父母还真是“路道不正”。萧中慧的父亲、袁冠南的父亲都是反清复明的义士,林玉龙、任飞燕后来把鸳鸯刀法传给了袁冠南和萧中慧,袁、萧两人当时还没产生爱情,因为使用夫妻刀法,反而灵犀暗通、心心相印了,一套刀法也使得天衣无缝,威力倍增。所以同样两把刀,和谐的人使了,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不和谐的人使了,互相掣肘,手忙脚乱。这是后话,继续说萧中慧也就是杨中慧和袁冠南的父亲。杨父和袁父这两位义士,为了保鸳鸯刀惨死在监狱里边。萧半和本名萧义,自宫为太监刺杀皇帝,结果没有成功,就混到天牢救出了袁、杨两位义士的夫人和孩子。当时袁冠南三岁,杨中慧两岁,在逃亡途中,把袁冠南弄丢了。萧半和为了保护两位夫人,就和她们结了婚,并收养了杨中慧。他是太监,不会辱没袁、杨两位英雄的名头,还真是“路道不正”的假夫妻。因为是假夫妻,所以从不吵架。后来林玉龙还得意地向杨中慧说:

我说的不错吧?你说你爹爹妈妈从来不吵架,我说不吵架的夫妻便不是真的夫妻,定然有些邪门儿,你林大哥可不是料事如神,言之有理?

从逻辑学的角度看,“不吵架的夫妻便不是真夫妻”显然是一个伪命题,但从生活现实看,似乎还真有点儿道理。托尔斯泰说: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但是,吵吵打打相爱相杀的林玉龙、任飞燕夫妇,并不认为自己不幸福,生活中反而有不少外人眼里相敬如宾的幸福夫妻,突然之间劳燕分飞。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作品中的爱情(四)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