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金蛇郎君:比魅惑更魅惑

文/白晓野

金蛇郎君在整本《碧血剑》中,其人从未正面出场,在他人的回忆中也仅占据少许文字,却像一个魅惑的幽灵,牵动着情节的发展与人物的命运。他的性情与经历在极简短的描述中大放异彩,是沉闷单调的《碧血剑》中唯一的亮色。

幼年经历家庭惨变、与何红药一段无情孽缘、爱上温仪时的痴迷模样、临终前的机关算尽,可怜与可恨、无情与多情、偏执与阴险,矛盾交替的在他身上显现。正如他极端而魅惑的名字与称号,夏雪宜,夏与雪,极热与极冷,在他身上偏偏相宜。金蛇郎君,蛇本阴毒,若生出金光闪闪的模样,反而是性感尤物了。再加上深情款款的“郎君”二字,可谓集潇洒、残忍、温柔于一身,矛盾多变,令人应接不暇。

金蛇郎君之所以成为金蛇郎君,缘于幼年经历的惨剧。人伦惨变该如何承受,在金庸小说中,还有两个同命相怜的人物:谢逊、林平之。前者心智失常、滥杀无辜,后者挥刀自宫,毁于一旦,金蛇郎君亦是同路。惨剧似乎是无法消解的,他们都走向偏执。

此人如何成长,从哪学来了一身武功,当有一番奇遇。木桑道人说他:“这人行事也真古怪,有时穷凶极恶,有时却又行侠仗义,是好是坏,教人捉摸不定。”但在有限的关于金蛇郎君的事迹中,他颇有侠义之举,穷凶极恶仅仅针对害他满门的仇家。这一点恩怨分明,让我不由猜测他成长中定有贵人,不是那么坎坷,方在浩劫之后并未完全疯狂,反而保留了一丝良善。

这一点良善,让他拥有了爱的能力,虽然他也曾对另一个女子表现出令人心寒的冷酷无情。

关于金蛇郎君的大部分回忆,分别出自何红药与温仪两个与他纠缠甚深的女子。细节不多,但饶有趣味。

何红药的叙述中,金蛇郎君冷酷得令人齿寒。为了报仇,他到五毒教偷取毒液,不慎被毒蛇所咬,幸得何红药相救,并对他一见倾心。金蛇郎君利用何红药的感情,骗她到毒龙洞中取走三宝(金蛇剑、二十四枚金蛇锥、藏宝地图),还顺便要了她的身子。得手后他一去无踪,而何红药因盗宝获罪,被罚万蛇噬咬,变得丑陋可怖。尽管如此,她仍对金蛇郎君痴心不悔,到处寻找她的负心郎。

何红药对金蛇郎君的爱是一厢情愿的,她的迷恋正中他的下怀,利用完之后便被弃之如敝屣。冷血男人是天真少女的克星,漂亮的坏男人更是克星中的战斗机。坏男人对他不爱的女子,利用起来得心应手,丢弃起来则无情无义,却不知对毁于爱情的女人而言,这是无比刻骨的仇恨,这种仇恨不仅摧毁容颜,也摧毁心智。何红药于是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变成怨气冲天的中年毒妇。更幻灭的是,二十年后她遇见温青青,得知他的真爱实乃温仪,从而更加彻底的疯狂毁灭。

如何毁掉一个天真少女?给她一个金蛇郎君。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金蛇郎君与温仪的相处完全另一番光景。他掠走温仪,意欲施暴时遭遇温仪以死相抗的刚烈,不知道温仪此举是否让他想起了自己被害的姐姐,他竟然动情了。他开始轻声细语的喂她喝汤,给她唱曲,为她带来首饰、脂粉、小鸡小猫,皆是有些笨拙的讨好姿态。他在爹娘的忌日里在温仪面前哭得像个孩子,给温仪讲他家人的故事,给她看自己周岁时的红肚兜。男人在女人面前展现风流倜傥的魅力未必是爱情,男人在女人面前若肆意流露他脆弱和幼稚的一面,我相信十有八九是爱情。

“从南来了一群雁,也有成双也有孤单。成双的欢天喜地声嘹亮,孤单的落在后头飞不上。不看成双,只看孤单,细思量你的凄凉,和我是一般样!细思量你的凄凉,和我是一般样。”金蛇郎君常常给温仪唱这首歌听,褪去邪魅凶恶的外表,裸露的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受伤的小孩。温仪生活于毫无节操的亲人之间,亦是同样的孤单。许多人,会为不同的特质所吸引或有所向往,但终究还是在同类人面前,才能够袒露最真实的自我。

坏男人的真情总会让人感觉到别样的趣味。据说好莱坞花花公子乔治•克鲁尼二十多年来奉行不婚主义,号称永远享受单身,女友走马观灯的换,遇到了律政俏佳人艾默,相恋不到一年,他便急火火地昭告天下:“我的准新娘啊,我非常爱你,我迫不及待地想成为你的丈夫。”无论你是英俊潇洒的,还是平凡庸常的,亦或是玩世不恭的,情到深处的爱情可以把不同的面孔变成同一个模样:非理性、天真、无防备。

屡屡逢场作戏的金蛇郎君因为对温仪的爱,放弃了从小折磨着他的仇恨。在她那里,他蜕去了作为“蛇”敏锐的攻击性和警觉的防御力,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了爱人身边真正的温柔“郎君”。他出入危险万分的温家,警惕心大大降低,被人假温仪之手下毒之后,命在旦夕,却在为并非温仪下毒的发现而狂喜。

金蛇郎君死于华山绝壁的一个洞穴里。临死前可谓机关算尽,对人极度不信任。他设下套中之套,计中之计,让人稍不留神便能死于非命,试探人心到了令人齿冷的地步。唯有一句流露真情:“此时纵聚天下珍宝,亦焉得以易半日聚首?重财宝而轻别离,愚之极矣,悔甚恨甚!”

这一句遗憾的喟叹似乎又大大冲淡了他工于心计给人带来的不适感。金庸小说中,主角担负着道义和责任,往往都不可爱。配角天马行空,肆意任性,成为别样的诱惑。人心往往被魅惑,惯于律己的人错了一次便很难被原谅,原本邪性的人却会为稀少的善良与情感而被无限宽谅甚至同情,如果他再有悲惨的遭遇和偶尔的脆弱,便足以让人产生颠倒黑白的冲动。

所以,坏男人的爱情,犹如点睛之笔,比其自身的魅惑更具魅惑。他们不容易动情,偶为所动,便显得排山倒海,他们原本冷酷,却因回归人性常态而显出非常态的魅力。这也是爱情的魅惑之处,它让所有品尝其滋味的人表现出类似的神情,却又让所有身陷其中的人,各自展现出独一无二的特质。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蛇郎君:比魅惑更魅惑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