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通过“后记”看金庸小说(上)

文/ 纸屑轻舞

《书剑恩仇录》是金庸的第一部小说,写于1955年,看到的后记写于1975年,已经是作品完成后20年了。《书剑》的后记,主旨是说“第一部小说写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那是很自然的”,关于传说和历史,金庸说了句很经典的话:历史学家当然不喜欢传说,但写小说的人喜欢。

《碧血剑》是金庸小说中修改幅度比较大的一部,在后记里他自己也说:《碧血剑》曾作了两次颇大修改,增加了五分之一左右的篇幅。修订的心力,在这部书上付出最多。但修改后的《碧血剑》,在作者的15部作品中,几乎仍要排名垫底。金庸说“《碧血剑》的真正主角其实是袁崇焕,其次是金蛇郎君,两个在书中没有正式出场的人物”,我认为这话是非常牵强的。但他说“袁承志的性格并不鲜明”,我大体同意。小说的主人公要选两个的话,应该是出场的袁承志和未出场的金蛇郎君,一明一暗。但硬说袁崇焕是第一主角,那只能是作者写书前的主观愿望了。

《射雕英雄传》一度被当作金庸的代表作,后记中的一句话颇能说明原因:《射雕》中的人物个性单纯,郭靖诚朴厚重、黄蓉机智狡狯,读者容易印象深刻。这是中国传统小说和戏剧的特征,但不免缺乏人物内心世界的复杂性。大概由于人物性格单纯而情节热闹,所以《射雕》比较得到欢迎。但恰恰由于“缺乏人物内心世界的复杂性”,此书则难免落下“郭靖之义近伪,而状黄蓉之智近妖”的诟病。因此,这部作品只能是金庸比较重要的作品,综合排名应该是低于《鹿鼎》《天龙》和《笑傲》的,不能称之为代表作。

《神雕侠侣》是金庸小说写成后改动较少的一部,却是连载于《明报》创刊之初的三年,三年时间里断断续续写成的一部小说,能保持如此之好的连续性,只能说明金庸对文字的把握和对整体的掌控能力经过《射雕》的锤炼,已经达到一定的境界。杨过成长的艰辛,大约都渗透着金庸创办《明报》的坎坷和辛酸;杨过挑战一切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毫无疑问那也是作者本人的自励。从儒家之侠的郭靖,到道家之侠的杨过,金庸的转折是,从为国为民的民族意义,转向更和个人亲情、爱情等感情密切相关。金庸在后记里还讲述了一个阅读武侠小说的基本原则,那就是“武功可以事实上不可能,人的性格总应当是可能的”。所以,黯然销魂掌的核心是黯然销魂而已,掌只是一个依托。

《雪山飞狐》以一个问号结束,所以读者会迫切知道金庸会在后记里说些什么,可是狡猾的金庸仍然这样说道:到底胡斐这一刀劈下去呢还是不劈,让读者自行构想。 其实想想也是,既然在作品中没有交代,又怎会在后记中透露一二?在后记中,金庸再次坦陈自己小说的历史背景的史实的区别:在小说中加插一些历史背境,当然不必一切细节都完全符合史实,只要重大事件不违背就是了。金庸写到杨过的时候,还没写过急人之难、行侠仗义的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大侠,他写了胡斐这个人物,又总觉得不满意,所以次数一再修改,用他自己的话说,原书十分之六七的句子都已改写过了。

读《雪山飞狐》的时候,会强烈感觉胡一刀才是该书的第一主角,他与苗人凤的惺惺相惜似乎才是全书的灵魂。所以,金庸很快又写了《飞狐外传》, 来作为《雪山飞狐》的“前传”,叙述胡斐过去的事迹。然而就像作者所说,这互有联系的两部小说,并不是全然的统一,在一些细节上不完全协调。金庸说,武侠小说中真正写侠士的其实并不很多,大多数主角的所作所为,主要是武而不是侠。以此对照一下我们读过的那些武侠小说,会有茅塞顿开之效。金庸如实交代,自己小说中的男性人物,他比较喜欢胡斐、乔峰、杨过、郭靖、令狐冲这几个。这是《飞狐外传》的后记,所以一定会有胡斐的名字,而且他永远不会说自己喜欢韦小宝,所以要排三个的话,我认为应该是乔峰、杨过和令狐冲。这是和大众的排序基本一致的。

《倚天屠龙记》的后记对后来很多影视剧导演来说是直观重要的。作者在回答四女同舟何所望这个命题时,提了三个点:一是说张无忌似乎他对赵敏爱得最深;二是说在他内心深处,到底爱哪一个姑娘更加多些?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并且煞有介事地说作者也不知道;三是坦陈在“自己心中,最爱小昭”。其实张无忌的矛盾也就是作者的徘徊。自然会爱赵敏多写,但怎么会舍得娇小可人的小昭?金庸对射雕三部曲三位男主角性格的点评就非常到位了:郭靖诚朴质实,杨过深情狂放,张无忌的个性却比较复杂,也是比较软弱。金庸还说:事实上,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对此我深有同感,武当七侠之间兄弟般的感情,读着读着,不由就心生憧憬。

《鸳鸯刀》是金庸完结了射雕三部曲之后的短暂休息,是部中篇,没有后记。我个人比较喜欢国内出点评本时林冠夫先生的总论。他在总论里提出魔方式的武侠小说这个观点。意思就是,以一种特殊之物(秘籍、宝刀、藏宝图等)为魔方的中心点,各路人马纷纷出动,召开明争暗斗,小说主角奇遇连连,最终善恶有报,圆满收场,魔方复原。

金庸是善于写情的,《神雕》亦有情之大全的美誉,在《白马啸西风》中,金庸表达关于情的这样一种理念:人人追求的东西,往往并不一珍贵;而把握住自己所有的幸福,才是人世间难得的境界。金庸有过三段婚史,此文表达的观点,应该和自己并不一帆风顺的爱情有关。我想看金庸的后记,但这篇同样是中篇,金庸没有交代更多。

赞(2)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通过“后记”看金庸小说(上)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