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三十二位:西域少林创派宗师苦慧

文/月隐寒霜

在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通过昆仑三圣何足道、武当派掌门张三丰、少林觉远大师等人介绍了有关《倚天屠龙记》小说时间的前七十年,少林寺发生的一段秘闻,少林寺杂役火工头陀在少林达摩堂武学研讨会中,打死达摩堂首座,重伤多位少林弟子远遁,后来火工头陀在西域建立金刚门。而罗汉堂首座苦慧,因为少林寺中众位长老师兄弟为火工头陀一事争执,气愤不过便远走西域,在西域建立西域少林。那么这篇文章,着重要讨论的是苦慧的武学修为,到底在什么层次,以及为什么苦慧能排到「北侠」郭靖的前边。

苦慧在火工头陀事件当中,是罗汉堂首座。少林罗汉堂在南宋时期与达摩堂一样,主要研究少林寺本派武学,而罗汉堂还要兼修外派武学,研究别派武学的研究方法以及其衍变过程。这在少林派北宋时期就已经传下的寺中僧人对武学的研习方法,在南宋晚期《神雕侠侣》以及续书《倚天屠龙记》的开始,都详细记录了当时少林罗汉堂首座无色禅师的一系列故事情节。从无色禅师在少林派的地位看,罗汉堂有时的地位还要高于达摩堂首座。这不仅仅是关于武学修为上的高低,当然还包括与住持方丈的关系远近,还有罗汉堂的行事职能有一定的关系。从《倚天屠龙记》昆仑三圣何足道大闹少林寺一章可以看出,罗汉堂还行使监护寺院的功能,堂口弟子众多,应当是各个堂口之中,人数最为众多的那一堂。如果遇到少林寺武学研讨考验,自然是这一堂的人势力最大。也可能是这一堂的人在选拔之后,能进入专门的武学研究之所进行精修,比如心禅堂这个地方。

在第一次华山论剑前十年,火工头陀以绝对实力顺利地逃出少林寺控制范围,并很快远遁到西域吐蕃国。同时,因为少林寺内部对武学外传偷学之事,在少林寺高层进行了激烈的大辩论。达摩堂首座苦智已死,达摩堂最重要的几位弟子都被打成重伤。其他堂口虽然有或多或少的伤害,但恐怕并未重创,大辩论之后,罗汉堂首座愤而出走。那么,为什么小说中语言晦涩又言说火工头陀一事,慧苦出走,得以引起少林寺一蹶不振?这里是内部最重要的秘闻,恐怕外人不知,我且分析透彻。

如果仔细阅读过小说有关火工头陀事件,大家即可知道。当时是举行了一场一年一度例行的达摩堂大较,什么是大较呢?是考验整个少林寺弟子的武学修为,考验整个寺中弟子的武学进境,看看是否比上一年更能精进多少。谁来主持这场大较呢?是达摩堂首座以及罗汉堂首座。后来被火工头陀意外打死的苦智是达摩堂首座,而罗汉堂首座就是紧接着远走西域的苦慧。好,不知大家能否弄明白。达摩堂的苦智死后,罗汉堂的苦慧为什么要走?这是因为少林寺也是有等级观念的地方,什么职位出现了事情,住持方丈以及各代长老那是要收拾你直接经手的管理人呀!

达摩堂首座苦智没有能制止火工头陀的「反叛」,还打伤了多名少林派中重要的高手,好家伙!这样的阵势必然让当时的前辈少林僧人恼怒。比如《天龙八部》中,专侍奉玄慈大师的止清等止字辈,就是达摩堂首座以及罗汉堂首座的上一代高僧。这样一场重要的全寺性重大活动,竟然被一名不起眼的厨房杂役给捣乱,还完全破坏。如果你是公司老板,遇到你的部门下属捣乱,你会怎么做?对呀,必然要处理部门经理啊。好,那么紧接着,火工头陀打成重伤的达摩堂苦智当晚就不治身死。

这事情就完了吗?当然不。少林寺长老们大怒,昂噶餐个铺盖,高层闭门儿会议。不仅分析了火工头陀事件的发生原因,还着重讨论本次事件究竟怎么处置。经过三四个小时的会议,由戒律院下达命令。苦智作为达摩院首座,不能发现火工头陀私下偷学本寺至高无上的武学,是严重的失职。免去达摩院首座之职位,不得葬入少林寺塔林。罗汉堂首座苦慧,作为本次大较主持,因捉拿火工头陀不力,致使合寺死伤多位僧人,亦难辞其咎,罚免去罗汉堂首座之职,赴戒律院面壁十年。有的长老不同意这样的决定,建议扩大讨论进行辩论。

各堂口的长老都加入了大辩论,有维护达摩堂、罗汉堂的,也有不维护的。同时,苦慧在大辩论的中间,也在极力维护达摩堂以及罗汉堂的声誉。少林寺人多嘴杂,哪能都如人意?许多长老也是很久不在寺中一线管理层管理,也难以决定如何处置。这一下,平日看不惯达摩院、罗汉堂的一些长老开始有心排挤苦慧,力图让戒律院拿下苦慧。而苦慧这个人平日是仁厚宽量,武学修为也是管理层中高级人才,也有很多寺中的僧人特别佩服他。这样,戒律院也一时间不能下手处置。苦慧见这种情况,顿觉心灰意冷,决定离开少林寺。

苦慧提出了火工头陀事件三大问题,希望少林寺长老们能以事实为据,细察此事。第一,火工头陀事件罪不完全在火工头陀,实在是监管香积厨的僧人师兄弟对火工头陀侮辱在先,此人若不处置,必将出又一个火工头陀。第二,免去苦慧达摩堂首座,是对达摩堂莫大的羞辱,苦智为诸堂选拔了很多高手,有功于全寺,另外苦智被免去首座之职又不得入塔林,是对达摩堂上下弟子不公,恐引起下层弟子非议。第三,我苦慧虽无功于少林,但也无过于少林,虽然火工头陀打伤苦智,但这也算是比武争斗,双方一时失手,火工头陀也不算罪过。算起罪责,还是出在那监管香积厨的师兄身上。苦慧提出这样的意见,让许多人沉思。但监管香积厨的僧人却是某个高层长老的徒弟,这个高层长老护徒心切,一下震怒,便要下手攻击苦慧。方丈苦乘拦下长老。

此时达摩堂剩下的诸位弟子见苦慧为自己的首座这样维护,都分外感动。那个高层长老便指示方丈苦乘禅师赶紧把苦慧拿下。罗汉堂的弟子们一看,都不乐意了,都纷纷站起来怒视这个长老。苦慧认为事已至此,留下也无意思,便对苦乘禅师道别,说要离开少林寺,苦乘禅师也不便挽留。苦慧要走,达摩堂苦智座下弟子以及罗汉堂一干弟子一听都马上起来,表示也随同苦慧下山。苦慧不愿意这些人跟着走,但这些人根本就不听劝,所以,包括达摩堂、罗汉堂百十位弟子,又包括数十位其他堂口的师兄弟或弟子,也一同随着下山。下山之前,众人火葬达摩院首座苦智的尸体,由苦慧带着下山。好,少林寺三分之一多的人都随苦慧下山,包括了少林寺中青年力量中的大半还多。至此,少林寺中的所剩下人员,不足以前的三分之二,中青年高手所剩无几。这样的情况下,少林寺是数十年一蹶不振,到了南宋末《倚天屠龙记》之初,少林寺才慢慢缓过一口气。

下了嵩山,苦慧便在想去往何处去。如今这一百四五十人,总不能随便在江湖上行走吧?江湖上哪个门派也不能随便收留这么多少林寺的弃徒吧。大伙集思广益,苦慧同辈的几个师兄弟商量一下,便想出往西域方向闯一闯,那边不是中原,又不是大金国、大宋的控制范围,是吐蕃国控制的范围,而且那边佛学还兴盛,可以去那边慢慢发展。苦慧也非常同意这样的意见,在与其他百余位弟子交流一下意见之后,决定远赴吐蕃国。

这一路上风餐露宿,一路化缘苦行。由苦慧身背苦智的舍利,一路超度一路前行。终于到达吐蕃国境内,有吐蕃国密宗各派掌门来迎接。经过吐蕃国密宗各大宗门的支持,苦慧与众位师兄弟和大批二代弟子在吐蕃国某处兴建起又一座寺院,苦慧等念及自己出身少林,应饮水思源,故还以少林二字为名。西域少林,实则是位于吐蕃国境内的少林寺门派,而不是全称西域少林的门派。因地处广义上的西域地区,称之西域少林。实则当以少林派称之,为与中原少林寺相区分故此为之。苦慧等在吐蕃国以及吐蕃密宗等支持下,建立西域少林禅宗武学基地。

苦慧与师兄弟们带来绝大多数的少林派武学,而且,众人又是原少林寺的中坚力量,因此上又等同于少林寺原有力量在吐蕃国发展。苦慧与众位师兄弟从此精修少林武学,精益求精。不久又听说,火工头陀在吐蕃国另一处兴建了金刚门。苦慧亲自去火工头陀处拜访,说明当日寺中之事。火工头陀素知苦慧为人,虽然未把苦慧当成朋友,也未把苦慧当作敌人,只道说既然都脱离了少林派,那么以后两家不要在吐蕃国大打出手云云。

苦慧在苦字辈僧人中,年纪并不垂老,在火工头陀事件中,大致与火工头陀年纪相仿。为什么在火工头陀事件中,苦慧并未与火工头陀大打出手,任由火工头陀逃跑呢?有两方面原因。第一,火工头陀认为自己的武功并不能致胜苦慧,因为火工头陀是精算了如果出手,自己会有什么结果。他估算苦慧和自己差不多。第二,苦慧这个人性情随和,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大打出手。所以,最后火工头陀顺利逃走,苦慧必然要被寺中高层长老追究责任,也是一时上难辞其咎。

既然苦慧与火工头陀在武学修为上差不多齐平,那么可以认为在吐蕃国之后,火工头陀在创派创招,一日千里地修炼武学。苦慧也要不断地精修武艺,让自己的门派在这吐蕃国的地界上能站稳脚跟。另外也要监视火工头陀,不能令火工头陀在武学修为大进之后,再闯上少林寺进行大肆报复。所以,苦慧以及其他师兄弟门下便共同修炼,并组织原有少林寺建制,设立达摩堂、罗汉堂等堂口,又派专人时刻监视火工头陀金刚门的一切。

双方门人弟子就这样,互相争斗数十年,期间消耗无数。因为与火工头陀不断较量,苦慧的武学也不断精进继续发展。在西域各国游历期间,也参与过不少西域门派之间的较量研讨,从中也颇为大开眼界,这要比在少林寺时期又增长不少见识,这时,中原少林寺与苦慧也经常秘密联系,包括提供火工头陀信息以及西域少林概况,少林寺方面从其中得到了相关信息后,坚持告知苦慧加强联系,务以少林一脉为念。久居吐蕃国,苦慧不仅精研本门禅宗佛法,又休息吐蕃国密宗佛学,成为一代大德高僧。同时,因为他的悟性极强,也在不断使得原有的少林寺神功得以修正加强,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之后,苦慧的内功修为已经练成所谓金刚不坏之体。

正在此时,蒙古西征大军已到,吐蕃国因国力减弱,最终降于蒙古。蒙古上层对佛学珍爱,下令金刚宗与西域少林寺不得总是大动干戈。在吐蕃国密宗的主持之下,金刚宗和西域少林总算达成表面的和解。随后,蒙古完全支持火工头陀扩建门派,这其中多位金刚宗弟子加入了蒙古大军,为蒙古服务。西域少林因为还保佑中原故土之念,不愿与蒙古人为伍,所以门派势力渐渐弱小。眼见火工头陀的势力庞大,自己已经无力回天,所以也就放弃了对火工头陀的坚持。

第三次华山论剑之后,火工头陀受蒙古忽必烈邀请,赴襄阳战郭靖。此时的苦慧,武功达至大成,不仅内功修为极深,已经修成金刚不坏神功,另外他还学得在西域中获得的诸多奇特的武学。终于有一日,江湖传来风声,说一个神秘的人物在襄阳城头与北侠郭靖决战,最终被郭靖掌毙城下。苦慧得知这个消息,心知是火工头陀死在郭靖大侠之手。苦慧回想一生与火工头陀两派的纠葛,也是分外感慨。在苦智大师的佛塔之下,不住祷告。

这一日,二名俱身穿青衣,身材高瘦的老者来访。苦慧得知对方一是中原武林号称东邪的黄药师,二是其弟曲灵。苦慧素知黄药师闻名已久,又曾以二十八星宿大阵战胜蒙古大军,当真是如雷贯耳。黄药师说明来意,原来是黄药师在找寻逍遥派,只是苦慧也不知这逍遥派究竟在哪里。黄药师数十年来少尝败绩,又从未与少林僧人比较武学。此时见到一代武学宗师,如何能失之交臂?黄药师技痒难当,便提出与苦慧进行一番较量。苦慧武学大成,虽已无欲无求,但也对东海桃花岛之武学分外好奇,所以就同意这样的比武。

落英神剑掌对大摔碑手,破空之声不断产生。旋风扫叶腿对少林铁袖功,腿来袖去。黄药师变掌为抓,运用起《九阴真经》中的九阴神抓,而苦慧则用起西域密宗的般若龙象掌,光影闪动,少林门人时而见二人的身影大晃,根本看不清身法,时而见二人凝住不动,只闻周身劲风擦动引起爆裂之声。二人大战一千余合,并未见胜负。黄药师虚晃一式,后退多步。拱手便道,苦慧大师果然武学修为非凡,造诣高超,黄药师的确不是对手,再往下便即败矣,小婿若来,也是不如云云。苦慧大师双手合十,也道黄药师太过谦逊,自己也多有不及。几人重归寺中。黄药师、曲灵在寺中住了多日,与苦慧谈佛论道分外惬意。只是二人还要找寻逍遥派,所以又盘桓数日便离去。

苦慧在与黄药师走后,深感武学一道学无止境,黄药师武学精深,堪称世间少有,而这名叫曲灵的人,相貌酷似黄药师,武学修为亦是不弱,也像是学习过西域中某种神秘的武学。此时的苦慧已经岁高一百一十余岁,当日随他来到西域的师兄弟大半已经身故坐化,就是二代弟子所剩也不多,这些年来三代弟子倒是有许多精修佛法者,于禅宗密宗都有许多创建,苦慧大师也是分外欣慰。

这一年正是阳春三月,苦慧大师于吐蕃少林寺罗汉堂中留字拜别,唯记:苦慧大限已至,欲葬深山,免多烦恼等字。七月,苦慧大师在昆仑山某深窟坐化,终年一百一十八岁,成就金身舍利。万道霞光在昆仑山上绽放,直射云端,风啸九天。

西域少林寺中,合寺门人向天祷告,颂佛七天七夜。一时光明大赞,不垢不净也。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三十二位:西域少林创派宗师苦慧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