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小恶魔:重读越女剑

文/小恶魔

        以我读小说的标准,金庸的这部短篇,算不上特别好。夹杂了太多的背景简介,另外次要人物勾践的描写过多,分散了主题。读到阿青出现,故事才变得有点意思,等到整个读完了,我才发现,这是一部以武侠为题材的,表现爱情的小说。

        若以读者而论,看勾践灭吴报仇,不如看范蠡西施在一起。虽然勾践发奋图强,也算一大看点,但普罗民众还是更喜欢佳人才子型的,这一点爱好或者偏向,从古到今的许多故事都能看出端倪,比如牛郎织女、董永七仙女、西厢记、红楼梦,我们的祖先并不排斥爱情,反而向往纯真美好的情感。抓住这一点,越女剑才有了灵魂。

        但小说的前半段却根倾向于国仇家恨。开篇的场景,集中展示了吴国的青衣剑士的剑术和战术素养,引出了利剑这一条线索。由利剑,却引到了薛烛、风胡子等铸剑师的往事。故事到这,根本没有半点爱情的影子。这恐怕也是金庸作为男性作者的特点。若他上来就写范蠡西施的过往,那这部小说就平淡无转折了。

        对于范蠡这个人物,金庸是下了力气的。因为只有他贯穿故事的始终,无论是主持斗剑,还是中途遇到阿青,再到后来与西施重逢,范蠡的人物刻画都非常重要。若是在政治活动中太过积极活跃,那范蠡与重情义的形象会产生矛盾,金庸抓住了范蠡的一个最佳特点:行事不拘常礼,有“范疯子”之称。既然是疯子,那陪阿青放羊,包括后来与西施泛舟湖上,也就讲的通了。

        再谈一点转折的设置。金庸的转折用的很好。比如吴国剑士遇到阿青这一段,他们之前斩了范蠡两个卫士的手,这回又斩了阿青的羊,自然会给读者留下一个悬念——怎么办?能打过他们吗?这么柔弱的一个小姑娘。孰料情节反转,阿青剑术精妙,刺瞎吴人的眼睛。

      评书里面有个术语,叫做“扣子”。越女剑里面,有一个扣子是“白公公”。阿青剑术如此高超,她的师父白公公岂不是更厉害?读者自然期待扣子解开,白公现身。可谁知这个白公公是个白猿。

        其他的次情节里面,比如薛烛双手残疾,也叙述的一波三折。不是仇家,却是师兄风胡子所为,原因何在?自然也吊起了读者的胃口。这一段叙述里,以勾践、薛烛对话为主,期间勾践虽然象个“搭词”的,但语态、神情刻画得很精准,比如“长笑之时,谁都不敢作声”,”伸手在大腿上一拍,道:“着了道儿啦!”“大怒,厉声说道”,虽然是薛烛在讲,但读者对勾践的暴虐性格也有所了解。此细节处的着笔,颇见金老先生的功力。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小恶魔:重读越女剑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