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钟灵:在茶馆里的日子

文/天涯钟灵
钟灵
       加入茶馆已经有五年之久, 08 年出入群的老家伙们,如今也就皮皮和我还保持在活跃状态,可算硕果仅存。昨天石头在写所谓的掌柜灵本纪,中间不断问我一些历史问题,比如什么时候加群,那时候在哪里做什么,天涯海阁什么时候成立等,我一一回答,而同时发现这五年来,做的一些重要的决定,竟然都和茶馆,和茶馆的朋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加入茶馆是在 08 年的 2 月份,当时是婷如问我“你喜欢金庸么”,我说喜欢,然后她给我一个群号,说是喜欢金庸的朋友建的一个读书群,我感兴趣的话可以申请加入。进群后发现婷如在里面叫“木婉清”当时她的男朋友,也是她现在的老公,叫“段誉”。于是就叫了“钟灵”。还有另外一个相谈甚欢那时还未谋面的朋友也在,叫“李文秀”。
  当时我正好有了我人生的第一台电脑,在经营一个小小的店子,生意不甚兴隆可也不能关门大吉,于是大把的时间混迹在茶馆,于是,一个叫“灵儿”的小姑娘成了茶馆非常活跃的“风云人物”,收获是,结识了很多好朋友。 08 年夏末,做了一个现在想起来甚觉轻率但是不会后悔的决定,就是想出去走走。然后到了上海,又因为木姐姐和段大哥的关系,到了杭州。现如今还能想起来刚到杭州的窘迫,那段时间麻烦他们俩非常多。多么年轻那时的我,背着一个双肩包到了杭州,如果没有木姐姐,大概很早就打道回府。或者,如果没有他们,我根本就不会去杭州。那么,后面的故事也许就无从谈起。
  很多时候我会想,也许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将认识谁,而他(她)将改变我们原本的人生轨迹。
  后来我在杭州停下了脚步,做了迄今为止就业时间最长,对我影响也最大的工作。而这一份工作至今令我不堪回首的,就是忙,没日没夜的忙。于是逐渐的qq 变成了工作 qq,长期隐身,所有 qq群全部屏蔽,茶馆也只有在闲暇时,打开看看。这样的时间延续了两年之久,一直到 2011 年中。
  因为公司领导层的一些决策, 2011 年工作上有了一些变动,最直观的变化就是收入相对降低,工作相对轻松,而终于有了些许属于自己的时间。而这段时间我总是打开已经变成“金庸茶馆名人堂”的茶馆看看。当时我还不知道茶馆已经有分群笑傲,论剑,以为大概茶馆已经式微,没什么人来玩了。心下黯然。直到有一天碰到了令狐,知道了这两年茶馆的变化,亦惊亦喜。
  后来就到了笑傲,当时被人笑称“复活”,大概是“恢复活跃”的意思。在这样亦惊亦喜的情绪下,那段时间在笑傲玩的也是不亦乐乎。我一直知道茶馆永远不缺的是才子佳人,但当时的笑傲还是给了我太多的惊喜,才华横溢有些小任性的烟客;很多人都以为真的是我表哥的哲别;有才到爆的五哥和他整天忙着讨债的冤家襄;直率可爱的小阿九;有着优美声音的童童;堪称笑傲一姐的花花;还有两位美丽的小姑娘,小昭和阿紫;后来去天涯帮我的小易,当时人称一斤斤;还有为端午征文活动忙前忙后的东方,谈心最多的东方,天涯如今的管理广陵,虫儿,包括后来成为我男朋友的石头,都是东方考进来的。这些鲜明到让人忘记也难的人儿啊!
  在笑傲玩的非常上瘾,对茶馆的另一个精品群华山论剑也充满了好奇。于是找了华山的掌柜奔雷手,偷偷溜到了华山。当时只玩了几天,认识了英儿和无双,然后乖乖退出,一直到成了天涯的掌柜,才名正言顺的重新回去。华山是个非常好玩的地方,冒着新人的名义,我在那里遇见了和我一样对虐貂非常有兴趣的七公。于是,华山出现了黑山一帮,黑山老妖僧,黑山老妖象,黑山老妖七,然后我也变成了黑山老妖灵。后来又结识了也非常喜欢音乐的杨小过儿和海棠,收到过儿和海棠的带着很大的附件的邮件,是非常快乐的事。而和华山的缘分仍然一直在延续,华山的掌柜奔雷手,终于成了闪电貂,我的貂儿,虽然他因为抱怨我没给他吃红烧肉,失踪数月,但终于还是回来我身边,从此对我不离不弃。
   令狐总是会在最好的时间用一个职位套住我让我为其卖命。从 08 年被他发现成为茶馆第一位画堂主开始,这次“复出”他仍然没有打算让我清闲,终于我成了天涯海阁的掌柜。当时的天涯,只有不足十个人。那是 2011 年五月底。
  当时天涯的开群大臣,现今失散了很多。而我永远不会忘记,从笑傲来帮我的天涯第一任小二小易,小昭,华山的英儿,无双,从老群挖出来的他多,让人记忆鲜明的鬼才希,还有老友文秀,小七。天涯只有十几人的时候其实已经非常活跃,群聊记录几乎能赶得上近两百人的华山和笑傲,而且慢慢的,参加考试来的新人也有了很多。
   现在能记得来的最早的新人好像是阿碧,这个小丫头非常人来熟,不知道怎么成了他希的秘书,每天代希哥签到无比尽职。后来阿碧推荐了不少人来,阿碧的舍友段誉,同学任盈盈,师兄广陵散,后来都在天涯担任重要职位。(他碧的后来还是很硬滴。)而通过坑蒙拐骗威逼利诱,这个小丫头成了天涯第二任的店小二。一直二到 2012 年 10 月份。
  人逐渐多起来了,杨逍,一笑,虫儿,阿雕,清风都是 11 年 6 、 7 月份进群的,而韦一笑和清风成为了第一和第二任的琴堂主,广陵散和雕成为第一二任棋堂主,虫儿和杨逍成为第一二任书堂主,盈盈担任画堂主,后转为二堂。一笑,广陵,虫儿,盈盈也成为了天涯首批考官,之后这四位考进来的新人不计其数,天涯从此源源不断的进新人, 2011 年底至今,一直保持在 150 以上。
  天涯最早像是一个小宝宝,是需要照顾的,现在他长大了,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成长得更好。它成了一个家。然后,这个家里又有了更多的家人。从 2011 年 7 月 30 日,虫儿 的签名“ 今天很开心,我的天涯。云淡风轻,饮一杯甘茶,醉卧天涯。咱是茶醉,而不是酒醉” 到昨天看到,广陵送给天涯的诗,“ 一盏孤灯一缕烟,一寸情思一华年, 新朋老友海阁聚,酣畅淋漓天涯边。”我知道,天涯在大家心里,关于天涯不必说更多了。这样足够了。 上文说到,这五年我所做的重要的决定,都和茶馆有关。一个是离开家乡到杭州,另一个,是离开杭州,到了现在居住的城市株洲。这是个更长的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也是在茶馆相识相知。茶馆于现在的我,有了更多更深的意义。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会陪着茶馆,陪着天涯,走过五年,又五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钟灵:在茶馆里的日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