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那年的江湖

文/水榭阿九

金庸老先生去世的噩耗来的猝不及防。想要写点什么悼念老先生,又深恐胡言乱语。

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接触先生的作品还是苏版倚天屠龙记。那时候就对先生笔下的武侠世界一见倾心。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仗剑天涯,又蒙佳人芳心暗许,衷肠互诉,患难与共,最终携佳人引退江湖,深藏功与名。无论身居庙堂之高,抑或江湖之远,都安之若素。

后来高中时候入了金庸全集,这才真正领略到先生见闻之广博,构思之精巧,笔力之雄健,情感之细腻。还记得那是高一的暑假,几乎除了吃饭睡觉就抱着原著啃。大概花了一个多月按照先生的写作顺序看完了全部原著。当时看的是评点本,大概是陈墨,冯其庸等人的点评,这些点评指出了书中许多暗藏的妙处,对于阅历尚浅的我来说有很大的帮助。

我最喜欢的一部作品是笑傲江湖。第二是天龙八部。这两部前前后后也看了三四遍。阅读本就是一件比较私人的事,喜好亦然。我在看这两部小说的时候并没有看过翻拍的影视剧,人物形象全凭自己想象,可以说是其乐无穷矣。

我至今仍记得笑傲中论杯一节,祖千秋对酒与酒杯关系的描写,汾酒当用玉杯,关外白酒当用犀角杯,葡萄酒自然当用夜光杯,梨花酒又当用翡翠杯,方能体味酒之真味。(1)以及天龙中段誉解大理茶花不同品种,十八学士,八仙过海,风尘三侠,抓破美人脸,将其中妙处娓娓道来。(2)试问如果不是具有深厚的文化功底,又如何能写出这么出彩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文章来。先生小说关于祖国山川的描写,亦是令人目眩神迷,心驰神往。天龙八部这一部就横跨云南大理,江南姑苏,东北雪原,不同地区的不同风土人情令人目不暇接,仿佛身临其境。再关于历史考据。先生写武侠也写历史,写个人成长也写时代发展,个人命运与家国兴亡息息相关。比如射雕开篇那段说书,郭靖杨康名字由来。无论是射雕神雕天龙还是鹿鼎记,郭靖乔峰韦小宝,这些人物的成长不可能避免时代洪流的影响,小说却也思考了渺小的个人对国家、对社会应尽的责任与担当,历史车轮不可能停下,无论尝试的结局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值得歌颂的。

小说里也包含着人生千般无奈。还是笑傲江湖,曲洋刘正风以乐交友,光风霁月,却只因正邪不两立,最后却落得刘家满门被杀,曲刘被逼赴死的下场。再比如令狐冲,他一生追求自由,可是无论是五岳剑派(嵩山/华山)还是日月神教,都没有任何自由而言。伪君子也好真小人也罢,争名夺利,不择手段。后来他临危受命成了恒山派掌门,又要承担责任。感情也是,只因仪琳喜欢他,他就被不戒剃光了头发逼着娶仪琳。人生在世真真正正能为自己活,自由的活着,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这里我又要提一下沧海一声笑了。沧海一声笑实在是很“笑傲”的一首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唯我独求,山间之明月江上之清风。红尘喧嚣不过过眼烟云罢了。再比如天龙,则是更佛理一些的因果报应,“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父债子偿,而子女们又做错了什么。段誉其实还好(这个角色还是比较拘泥于儿女情长),虚竹最后也逆袭了,而乔峰这个人物则是悲剧集大成者,但是又无疑全书是最成功的角色。他矛盾,痛苦,挣扎,却依旧斗不过命运,最后壮烈地走向毁灭。年轻时候不喜欢这个乔峰这个角色,觉得他太沉重,现在反而越发能体会到这个角色的现实。还有就是文章表现出来的民族主义(?)的思考。人人生来平等,血统并不代表高低贵贱。这种理念不止在天龙,在射雕,书剑,鹿鼎记等书里都有体现。先生也在小说里委婉表达了自己对统治者如何治国都观点,对和平与战争的看法,对百姓的悲悯,从中更能窥见先生超越时代的胸襟与气度。先生的小说对是非观念,人性善恶,人生态度,家国情怀的思考,都是值得反复琢磨的。其实真正的好小说应当是能引人深思的,是具有时代价值的,是不管过多久回来看还是觉得振聋发聩的,是可以潜移默化的影响甚至改变人的。

再说说先生笔下的爱情。爱情本来就是一个比较私人的话题。就稍微说一说个人看法吧。神雕开篇就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金庸笔下的爱情多种多样,男女双方性格亦是千差万别,但是细细想来又十分合理。就像黄蓉这样聪明的姑娘为何会喜欢上郭靖而不是欧阳克,她觉得欧阳克油滑,郭靖傻气而真诚,他像一块璞玉,稍加时日必成大器。又比如令狐冲与任盈盈。任盈盈贵为日月神教大小姐,不苟言笑,脸皮又薄,偏偏遇到了令狐冲。令狐冲虽然人生坎坷,但是依旧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爱情中可能更重要的是互补,是磨合,是哪怕分开之后彼此也是最重要的存在。携手归隐固然令人艳羡,风雨乱世共同患难也同样令人倾敬和感动。我个人非常喜欢一些求而不得的令人感到遗憾的角色,比如碧血剑中的阿九,比如笑傲中的仪琳。仪琳向(令狐冲扮的)哑婆倾诉对令狐冲感情一段真的是看一次哭一次。我爱你,但是更希望你过的好。又比如白马啸西风的结尾,那都是很好的,可是她偏偏不喜欢。如果你真正地爱过一个人,其他人就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将就。而且金庸相当喜欢写因爱生恨的男女,比如神雕中的李莫愁,碧血剑中的何红药,天龙里的游坦之,却又让人恨不起来,反而觉得可怜可叹。爱与恨本就是纠缠不清的,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再说说武侠系统。先生当之无愧是泰山北斗,比如天龙,可以说构建了一个非常完善的武侠体系。从中原武林,到西域门派,看似毫无关联,实际却互相影响。而且这些武功有一种很“科学”的既视感。比如六脉神剑、一阳指等武功关于经脉运行的原理,又极富有浪漫色彩,比如凌波微步,天山折梅手(我真是吹爆逍遥派的武功,不管是名字到意境,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类型),又能雅俗共赏,也有打狗棒法这类比较草根的武功。从笑傲的五岳剑派,到射雕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到倚天的八大门派,武功招式无一不呼应着各自地域与门派的特点,人物自创招式又能反映出性格特点与人生际遇,纷繁复杂却又迥然相异绝不雷同。

还有先生小说中一些很奇巧的细节,比如桃花岛的奇门遁甲,又比如黄蓉给洪七公烧的“好逑汤”,真是再说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再比如碧血剑的回目名是七言绝句,天龙的回目名连起来又是四首词,实在是文采斐然,令人心折。

再说说影视剧。影视剧让更多人接触到先生的作品,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去看看原著啊。原著的精髓是电视剧电影根本拍不出来的,比如天龙里生死符,原著里的描写(3)真是妙极,利用酒、水等液体,逆运真气,将刚阳之气转为阴柔,使掌心中发出来的真气冷于寒冰数倍,手中液体自然凝结成冰片打在人的穴道上,冰片融化,内力却留在人的经脉之中。我当年看书看到这一段真是目眩神迷,心里直喊这怎么可能被拍出来啊。电视剧我还首推TVB版本。吕颂贤版笑傲,古天乐版神雕,吴启华版倚天,天龙还是要推一推张纪中版,黄晓明的杨过很不怎么样但是那个版本场景都是美的,而且各位女配都是什么神仙选角,公孙绿萼,李莫愁,郭芙,程英,陆无双都美得使我哭泣。射雕没有看过黄日华翁美玲版,大概那一版才是经典,李亚鹏版的郭靖像个痴呆,胡歌那一版林依晨的黄蓉但是没有那么古灵精怪,但是看久了也还行,特效略浮夸,黄秋生的黄老邪真是亮点。于正的金庸剧我是完全不想承认的,但是我还是很中意陈晓的林平之,可以说简直就是从书里走出来的,神雕就……哎,算了算了。

因为金庸,我还加入了茶馆,一个金庸读者群,认识了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掌柜广陵散,化尸粉于老师,有趣的天德,皮总,还有馆主。承蒙厚爱还混了个棋右使当了当。后来工作学习忙了,又混迹日漫欧美,很久没有在群里冒泡,实在是惭愧。惊闻金老去世的消息,才回到群里,却发现大家一直都在。我们因为金庸老先生相识,如今老先生已经离去。先生虽已乘白鹿去,可是先生的文章必将永传后世,先生的精神必将永垂不朽,流芳千载。

斯人已逝,不胜悲夫。愿先生一路走好。

——Fin——

(1)祖千秋见令狐冲递过酒碗,却不便接,说道:“令狐兄虽有好酒,却无好器皿,可惜啊可惜。”令狐冲道:“旅途之中,只有些粗碗粗盏,祖先生将就着喝些。”祖千秋摇头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你对酒具如此马虎,于饮酒之道,显是未明其中三味。饮酒须得讲究酒具,喝什么酒,便用什么酒杯。喝汾酒当用玉杯,唐人有诗云:‘玉碗盛来琥珀光。’可见玉碗玉杯,能增酒色。”令狐冲道:“正是。”

祖千秋指着一坛酒,说道:“这一坛关外白酒,酒味是极好的,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最好是用犀角杯盛之而饮,那就醇美无比,须知玉杯增酒之色,犀角杯增酒之香,古人诚不我欺。”

令狐冲在洛阳听绿竹翁谈论讲解,于天下美酒的来历、气味、酿酒之道、窖藏之法,已十知八九,但对酒具却一窍不通,此刻听祖千秋侃侃而谈,大有茅塞顿开之感。

只听他又道:“至于饮葡萄酒嘛,当然要用夜光杯了。古人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我辈须眉男儿饮之,未免豪气不足。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如饮血。岳武穆词云:‘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岂不壮哉!”

令狐冲连连点头,他读书甚少,听得祖千秋引证诗词,于文义不甚了了,只是“笑谈渴饮匈奴血”一句,确是豪气干云,令人胸怀大畅。

祖千秋指着一坛酒道:“至于这高粱美酒,乃是最古之酒。夏禹时仪狄作酒,禹饮而甘之,那便是高粱酒了。令狐兄,世人眼光短浅,只道大禹治水,造福后世,殊不知治水什么的,那也罢了,大禹真正的大功,你可知道么?”

令狐冲和桃谷六仙齐声道:“造酒!”祖千秋道:“正是!”八人一齐大笑。

祖千秋又道:“饮这高粱酒,须用青铜酒爵,始有古意。至于那米酒呢,上佳米酒,其味虽美,失之于甘,略稍淡薄,当用大斗饮之,方显气概。”

令狐冲道:“在下草莽之人,少了学问。不明白这酒浆和酒具之间,竟有这许多讲究。”

祖千秋拍着一只写着“百草美酒”字样的酒坛,说道:“这百草美酒,乃采集百草,浸入美酒,故酒气清香,如行春郊,令人未饮先醉。饮这百草酒须用古藤杯。百年古藤雕而成杯,以饮百草酒则大增芳香之气。”令狐冲道:“百年古藤,倒是很难得的。”祖千秋正色道:“令狐兄言之差矣,百年美酒比之百年古藤,可就更为难得。你想,百年古藤,尽可求之于深山野岭,但百年美酒,人人想饮,一饮之后,便没有了。一只古藤杯,就算饮上千次万次,还是好端端的一只古藤杯。”令狐冲道:“正是。在下无知,承先生指教。”

祖千秋又道:“饮这绍兴状元红须用古瓷杯,最好是北宋瓷杯,五代瓷杯当然更好,吴越国龙泉哥窑弟窑青瓷最佳,不过那太难得。南宋瓷杯勉强可用,但已有衰败气象,至于元瓷,则不免粗俗了。饮这坛梨花酒呢?那该当用翡翠杯。白乐天杭州春望诗云:‘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你想,杭州酒家在西湖边上卖这梨花酒,酒家旁一株柿树,花蒂垂谢,有如胭脂,酒家女穿着绫衫,红袖当炉,玉颜胜雪,映着酒家所悬滴翠也似的青旗,这嫣红翠绿的颜色,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至于饮这玉露酒,当用琉璃杯。玉露酒中有如珠细泡,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而饮,方可见其佳处。”

 

(2)段誉道:“大理有一种名种茶花,叫作‘十八学士’,那是天下的极品,一株上共开十八朵花,朵朵颜色不同,红的就是全红,紫的便是全紫,决无半分混杂。而且十八朵花形状朵朵不同,各有各的妙处,开时齐开,谢时齐谢,夫人可曾见过?”

……

段誉道:“比之‘十八学士’次一等的,‘十三太保’是十三朵不同颜色的花生于一株,‘八仙过海’是八朵异色同株,‘七仙女’是七朵,‘风尘三侠’是三朵,‘二乔’是一红一白的两朵。这些茶花必须纯色,若是红中夹白,白中带紫,便是下品了。”王夫人不由得悠然神往,抬起了头,轻轻自言自语:“怎么他从来不跟我说。”

段誉又道:“‘八仙过海’中必须有深紫和淡红的花各一朵,那是铁拐李和何仙姑,要是少了这两种颜色,虽然是八色异花,也不能算‘八仙过海’,那叫做‘八宝妆’,也算是名种,但比‘八仙过海’差了一级。”王夫人道:“原来如此。”

段誉又道:“再说‘风尘三侠’,也有正品和副品之分。凡是正品,三朵花中必须紫色者最大,那是虬髯客,白色者次之,那是李靖,红色者最娇艳而最小,那是红拂女。如果红花大过了紫花、白花,便属副品,身份就差得多了。”

……

段誉指着那株五色花茶道:“这一种茶花,论颜色,比十八学士少了一色,偏又是驳而不纯,开起来或迟或早,花朵又有大有小。它处处东施效颦,学那十八学士,却总是不像,那不是个半瓶醋的酸丁么?因此我们叫它作‘落第秀才。’”

……

段誉又道:“白瓣而洒红斑的,叫作‘红妆素裹’。白瓣而有一抹绿晕、一丝红条的,叫作‘抓破美人脸’,但如红丝多了,却又不是‘抓破美人脸’了,那叫作‘倚栏娇’。夫人请想,凡是美人,自当娴静温雅,脸上偶尔抓破一条血丝,总不会自己梳装时粗鲁弄损,也不会给人抓破,只有调弄鹦鹉之时,给鸟儿抓破一条血丝,却也是情理之常。因此花瓣这抹绿晕,是非有不可的,那就是绿毛鹦哥。倘若满脸都抓破了,这美人老是与人打架,还有什么美之可言?”

 

(3)虚竹关心菊剑,甚是惶急,却不知如何救他才是,更听得薛慕华凉叫:“师叔,这毒药好生厉害,请快制住老贼,逼他取解药救治。”虚竹叫道:“不错!”右掌挥舞,不绝向丁春秋进攻,左掌掌心中暗运内功,逆转北冥真气,不多时已将掌中酒水化作  丁春秋乍觉寒风袭体,吃了一惊:“这小贼秃的阳刚内力,怎地徒然变了?”忙凝全力招架,猛地里肩头“缺盆穴”上微微一寒,便如碰上一片雪花,跟着小腹“天枢穴”、大腿“伏兔穴”、上臂“天泉穴”三处也觉凉飕飕的。丁春秋加催掌力抵挡,忽然间后颈“天柱穴”、背心“神道穴”、后腰“志室穴”三处也均微微一凉,丁春秋大奇:“他掌力便再阴寒,也决不能绕了弯去袭我背后,何况寒凉处都在穴道之上,到底小贼秃有甚古怪邪门?可要小心了。”双袖拂处,袖间藏腿,猛力向虚竹踢出。

不料右脚踢到半途,突然间“伏兔穴”和“志室穴”同时奇痒难当,情不自禁“啊哟”一声,叫了出来。右脚尖明明已碰到虚竹僧衣,但两处要穴同时发痒,右脚自然而然地垂下。他一声“啊哟”叫过,跟着又“啊哟、啊哟”两声。

丁春秋霎时之间,但觉缺盆、天枢、伏兔、天泉、天柱、神道、志室七处穴道中同时麻痒难当,直如千千万万只虱子同时在咬啮一般。这酒水化成的冰片中附有虚竹的内力,寒冰入体,随即化去,内力却留在他穴道经脉之中。丁春秋手忙脚乱,不断在怀中掏摸,一口气服了七八种解药,通了五六次内息,穴道中麻痒却越加厉害。换作旁人,早已滚倒在地,丁春秋神功惊人,苦苦撑持,脚步踉跄,有如喝醉了酒,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双手乱舞,情状可怖。这七枚生死符乃烈酒所化,与寻常寒冰又自不同。

 

赞(7)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那年的江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