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金派”青衣花旦

文/董千里

阅读“修正本”之时,也曾一再掩卷思索,同一作者于差不多同一时期作品所创造的英雄人物,虽云各尽其妙,却为何儒雅潇洒总是不如粗放质朴者?在金庸所有的小说中,陈家洛乃儒雅潇洒型的魁首,却也是所有男主角中最不讨好的一个。袁承志有一半像他,也就不怎么可爱。然而也有例外,《天龙八部》中的段誉虽然华贵儒雅风流潇洒兼而有之,却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人物,或因作者本来不把他当作英雄写,这个人物就显得内外和谐。可见倒不是一定硬性比软性好,至柔可以不逊于至刚。

作者自跋有云,他自己比较喜欢胡一刀、令狐冲、郭靖、杨过那些书中人物,也没有提到陈家洛和袁承志。胡一刀(必然要带上苗人凤)和令狐冲的粗放壮烈自然如诗如画,但那毕竟还有范本可以观摩,而且可以使用最强烈的颜色和最突出的线条来描绘,虽难而尚非极难,惟有郭靖的坚毅、质朴、厚实那种“平凡性格”最难塑造,或者应该说是易塑而难精,此前固未有塑成,此后恐也不易突破“郭靖范本”,因此是绝代之人了。

郭靖是绝代之人,黄蓉也是绝代之人,故个人以为金庸小说以《射雕英雄传》为第一,而以《神雕侠侣》次之。靖蓉在《神雕》中已是配角,然而仍能处处抢杨过及小龙女的镜头,至少也能分庭抗礼。这还是杨、龙本身够强,否则《神雕》简直要降格正名为《射雕》的续集。

闲时曾与作者谈皮黄,发现彼此有一同嗜,那就是偏爱净角与旦角的戏。净角至刚,旦角至柔,在舞台上为两个极端,在整个艺术领域中也是一样。或者正因此故,作者书中人物也总是以净角与旦角写得最活灵活现,尤其撒娇撒痴的花旦已集舞台艺术之大成。

“金派花旦”以黄蓉为花魁,“金派青衣”则以飞狐外传中的程灵素为祭酒。自来总是花旦易于讨俏,而青衣只能在平凡中见功夫,所以严格地说来,造程灵素更难于造黄蓉,便如造郭靖更难于造杨过。所以黄蓉虽绝代而仍然是人,程灵素几乎便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小龙女也不食人间烟火,但太美太纯,占尽人世便宜,不能让她成仙了。

《倚天屠龙记》中的赵敏以蒙古郡主身分,结果成了“蒙奸”。还有一个《射雕》中的华筝公主,看情形如果能得郭靖真心相爱,日后助守襄阳可能有她一份。

作者于各书中极力表扬民族主义,却似乎持“汉族沙文主义”立场,倒并非不让少数民族有它本身的民族主义,而是以华夏为中心,从华不从夷。

另外尚有一个通融,那是肯定番邦女子背叛本族的行为。所以并不把赵敏写成“蒙奸”,何铁手也就不是“苗奸”。作者写这些女子都是为情颠倒,因而背叛本族,并非写她们基于正义的选择,这样反而建立起美好的形像,一个痴情女子是有权无法无天的。

演义说部中的番邦女子,一见天朝女将必定情不自已,父母也不要了,民族利益也不顾了,千方百计要达到阵上招亲之目的。按理说,她们这种行为大违中国的礼教,但作书人固然津津乐道,读者亦不予以谴责,反之总是对她们十分欣赏。只津津乐道,读者亦不予以谴责,反之总是对她们十分欣赏。只因为中国人向来捋“大卜国”的观念,不知有国际,番邦自立等于土匪作乱,女土匪改邪归正自属佳话。

赵敏跟那些演义说部所描写的番邦女子已有所不同,因为并非天朝征伐番邦,而是蒙族侵入华夏。但赵敏除自幼倾慕汉族文化外,很难找到其他“反正”的因素,所以当年看到《倚天屠龙记》的结局为之愕然。不过赵敏这个人物实在塑得好,以“可爱度”而论,在“金派花旦”中除黄蓉外无人可与之相比。所以尽管她在前半部中一直处于反派地位,仍然令人忍不住喜欢。金庸似对番邦女子有偏爱,几乎所有少数民族都写遍了,他自己也许最喜欢香香公主,我却喜欢赵敏与何铁手。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金派”青衣花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