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金庸茶馆第33期专访人物:笑傲慕容复

记者:三娘
小记:本次采访的人物是现任书堂主慕容复。书堂历来以博学著称,能混上堂主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能成呢?慕容才高七斗,学富四车,余下一斗一车,其好脾气或可添足。慕容脾气好是出了名的,温和宽厚,偶尔昂头噘嘴闹下小脾气也是挺可爱的。(小小抱怨一下:本记者可是冒着被调戏的危险来采访的):
记者:复官你完事儿了没?
慕容复:正在外面吃饭,刚喊了你两声没听见,只好自己吃了;十分钟后采访如何?
记者:没问题,你吃饱了再采访。
慕容复:谢谢,一块吃点儿?
记者:吃过了,我烧茶候着你。
十分钟之后。。。。。。
记者:你还有啥事儿不?没事儿就开始了,给你倒杯茶,慢慢说。
慕容复:好漂亮的茶具,气氛就是不一样。茶艺也不错,不愧是路边社的知名记者。先搞好气氛,缓解下被采访者的紧张情绪。
记者:(丝毫木有看出复官哪里紧张了)不缓解,我下了药准备套你话呢。
慕容复:放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记者:来来来,咱先喝一杯,在说说你是怎么找到茶馆的。
慕容复:说起入群的事情,就有点话长了。记得最初是在一个诗词群里最先认识的老顽童,聊久了就稀里糊涂的认她做了侄女(没办法,喜欢倚老卖老,充大辈)
记者:原来是童童介绍了来的啊?
慕容复:后来老顽童介绍白阿绣跟我认识,说彼此诗词歌赋都颇为了得,可以交流下,不过没怎么跟阿秀聊几次。
记者:然后呢?没经过考核么?
慕容复:后来在阿秀的QQ事件里看到她存了不少帅哥美女的照片,一问之下才知道是笑傲群的群友,引发我入群的兴趣。我一向是人如其名,垂钩钓友,就是来笑傲群钓朋友的。
记者:说!走后门(群友介绍)进来的还是打进来(参加考核)的?
慕容复:还是有考核的,尽管有放水嫌疑。记得当初是蝈蝈给我考核的,很简单的题目,赋诗一首即可。
记者:既如此,就把当初的赋诗说说呗,考核群的事儿大伙都不知道呢。
慕容复:高管秘密,这段删了别播哈。
记者:不删,直播出去。
慕容复:我记得好像是写了一首打油诗。我刚找了下资料,好像找不到了,就记得三句了。
记者:你又不在考核群了咋找啊?三句就三句。
慕容复:我说呢,咋聊天记录没有了(记者画外音:复官你还能再傻点儿么?)邀得明月赏花容,花娇人媚月朦胧。            笑傲群里共相逢。第三句忘了是啥了。这段也删了别播哈,影响我笑傲第一才子的声誉。
记者:允许你现补上一句,或者新作一首替换。
经过N次讨价还价之后。。。
慕容复:邀得明月赏花容,花娇人媚月朦胧。有缘千里连一线,笑傲群内共相逢。
记者:(暗暗松气)童童介绍,阿秀相识,郭爷考核渡入笑傲,那复官为何要选择书堂呢?
慕容复:我是先入棋堂的,后因为基层干部中只有书堂缺少左使,而我又颇有上进心,所以觉得书堂更有发展空间,就改换门厅,入了书堂。
记者:又是串堂的,俗称堂串子(糖葫芦)
慕容复:为了上位,不择手段。
记者:你这家伙还真敢说哎,书堂咋会缺左使呢?
慕容复:那是,因为我实在啊。好像是前任左使当侠女去了。
记者:好几任的堂主都是由左使上去的,说说你怎样从小桃子手中夺了堂主之位的
慕容复:小桃子聊天尺度太大,多次被群管理批评。陈00,李莫愁更是不惜以离群要挟,要他离群。而我呢,当时正蒸蒸日上,任劳任怨,而且表现尤佳,所以蝈蝈就考虑由我代替他了。
记者:那为何选择慕容复这个名字呢?
慕容复:比较喜欢这个名字,这个人物,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毕生都在努力奋斗。虽然是个悲情人物,但输也输的精彩。
然后,被采访者慕容复说去洗手间,然然后,去了就没回来了哎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
记者:接手书堂后,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足之处需要改进呢?
慕容复:挺好,我喜欢无为而治的做法。活跃思想,开阔眼界,让大家畅所欲言,堂主只旁观而已。
记者:纵观笑傲整个群里,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意见呢?
慕容复:人才流失严重,不少老人渐渐离去,缺乏长期让大家待在群里畅所欲言的动力。
记者:除了诗词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呢?
慕容复:喜欢打油诗、对联,还有钓鱼、钓美眉(哈哈)
记者:担任堂主之间有没有组织过有代表性的活动呢?效果如何?
慕容复:主持过“智力大比拼”、“天黑请闭眼”等知名节目,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口碑颇佳。
记者:何时再来一场活动啊?
慕容复:响应组织的号召,群主让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
记者:在做的是什么工作呢?你觉得玩群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慕容复:汽车行业从事质量管理,不大会影响工作,我一般下班后才聊天。
记者:复官这么有才华,记者就因公利私一次,给记者写首小诗吧
慕容复:《三娘赋》:
天上雁两行,提笔赋三娘。文采出人众,武艺赛儿郎。
言谈显口健,答题露智强。堂堂八零后,祖国好栋梁。
记者:怎样看待那些宁愿潜水沉底也不退群的老朋友呢?
慕容复:鄙视他们,占着地方不发言,新人进不来。
记者:怎样看待那些在茶馆里来来去去的老朋友呢?
慕容复:感觉他们有点把茶馆当鸡肋的感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就来来回回的品尝,直到彻底厌倦。
重点说下黛绮丝美眉,该美眉也是三进三出的主,颇有个性。看不顺眼的事情就眼不见为净,一走了之,让慕容堂主做擦屁股的善后事情,尤为可恨。
记者:访谈结束前展望一下茶馆的未来,顺便给把茶杯茶碗给收拾收拾~
慕容复:大概就这么多了,我还会根据你的回答再提一些小问题的。
后记:这复官是本记者采访中最随性的人,问题回答到一半就溜号了,后续采访还是本记者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坑蒙拐骗得来的。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金庸茶馆第33期专访人物:笑傲慕容复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