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北冥:在茶馆里的日子

文/北冥

时光飞逝,晃眼间,我竟已在茶馆呆了两年。

两年来,茶馆里有很多事,但让我写一篇我和茶馆间的故事,我实在写不多,也写不长。因为我能说的仅有两个词:难忘、惭愧。

难忘的不是故事,而是感觉;而惭愧,恰恰不是感觉,而是故事。

难忘的感觉,总是让我想起很多人。

华山论剑时,大有是如何带领我使棋堂夺魁的,我已忘了。但他的博学,他的潇洒,以及他的随和,我却忘不了。

紫薇和琴儿,他们是如何在一起,何时在一起的,我也记不得了。但他们之间的真情,不似乔峰阿朱般凄美,不似虚竹梦姑般梦幻,只是一股发自内心的真情,但就是这股真情,让我感叹只羡鸳鸯不羡仙。

苗苗的凤舞九天和天龙侠义传,写了些什么,我也不再有清晰的印象了,但那个帅小伙,以及他浓郁的金风,这印象却是挥之不去的。

掌柜四哥,这到底何许人也,做过什么事,我竟然全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个饱读诗书,也很有管理能力,能坚持,有思想,脚踏实地的人。

还有很多人,比如锅锅、天天、海棠、狄云、曲曲、糊糊、铁手、霜华、老毒物等人,要我说事情,我是说不上来,但我要我说感觉,却说得上几句。

惭愧的事,则总会带来各种过意不去。

当初受香爷举荐,我毫无建树却坐上了堂主之职。

当初向编辑部投稿,却至今仍欠蓉儿一个坑,迟迟没有交代。

当初我高三时,有一段时间没来,如今我已大一,可仍是不常出现,想如今棋堂,知道我这个堂主的,该没有几个吧……

棋堂日衰,我责无旁贷,愧对大有,愧对香香。

……

一件件不称职、不负责的事,倒是都历历在目。

好了,不说了,既然我欠茶馆这么多,该是还的时候了。

“我离茶馆远不远。”

“不远,你是茶馆棋堂堂主,怎么会远?”

“可我已不出现在茶馆很久了。”

“那你人呢?”

“在归程。”

“归往何处?”

“茶馆。”

“那么何时能到?”

“不知道。这条路,我想一直走下去……”

金庸茶馆,我回来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北冥:在茶馆里的日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