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七公:在茶馆里的日子

文/七公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无情不自伤。

金庸茶馆,笑傲江湖,融入血液的温暖。

我只能用我参与的每部影视,来记录我在茶馆的日子,离开茶馆的日子,重返,离去记得总群初建时七公进去的。

记得当时的小二建宁,应该是茶馆历史上第一个建宁吧,一个记得而忘却不了的可以想像的无比热情的丫头。

记得当时蓉儿是掌柜,如今她应该在总群吧。

记得风清一剑曾在金庸老茶馆博客圈,武林大会的征文说大家说说自己的名字。当时很认真的写了。当时曾用过几天七弦无形剑。那是很久的事了,久的我都快记不得了。如今,叹少年,不重游 ,七公变作茶馆的历史,风清一剑也不知去了哪里。

记得那年《日出东山》去了湖南东山书院,毛泽东少年学堂,记得初入书院,组里哥们儿都买了毛泽东徽章,当年笑傲群里的比赛送给了西施与桃花吧。那时起便一直佩戴毛泽东徽章到如今。亦或是纪念亦或是习惯,虽然见到的人多是不解。

记得那年平安夜大雪纷飞,去曾国藩故居的山路上,大雪封山当天夜里我们困在山上。冻了通宵,回到党校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睡到清晨后背还冒凉气,可我却依然在睡前依然留出十分钟,看看笑傲江湖群里的情况。

记得那年大年初五去牡丹江、哈尔滨、沈阳《先锋 1931》,记得那零下二十多度的冰面,记得那原始森林的积雪,记得拍摄了半年之多。 记得七公穿着军棉服,穿着作战靴。记得七公曾意气风发的在威虎山原始森林里,问年仅六旬的前辈,您最喜欢金庸哪个人物。他说余鱼同,金笛秀才。

记得如此清晰,因为那部戏拍摄中退了茶馆。

记得七公在工作时,前辈无意妨碍,七公大喊,小余子,你·····,记得前辈说抱歉时的情景有趣极了。记得当时身边人诧异的看着我。记得前辈说,自己偌大年纪,都几十年每人喊他小余子,当然也没人敢。如今他在圈子里已经是前辈的前辈,威严的地位,人人恭敬。记得黯然的跟前辈说,我退群了。 前辈说,七公,处处江湖,退了就退了。

记得我穿着黑色风衣在组里穿梭,衣服很多兜,一哥们无限感慨的说,嗯,还真有点儿丐帮范儿。

记得冬天在东北冻的透彻后,如火如荼的三伏天,去了上海武汉蒸桑拿《忠诚与背叛》,那时叫铸剑 1927.挥汗如雨啊,挥汗如雨。记得七公拜托美术老前辈,用毛笔写笑傲江湖四个字送于金庸茶馆掌柜七公。记得问文采斐然的导演老头,能不能以笑傲江湖为题,写一首诗送给笑傲群。

记得武汉五大会遗址拍摄院中有一草坪。记得我们正午暴阳下低头苦寻四叶草。在浩瀚的草里勉强找到两三枚,之后用透明胶带封起来,当时心满满要当礼物送群里朋友记得让组里一退役野战军哥们儿帮我做竹子头子弹,那种铜色小口径子弹壳很难找,一部戏我也就找到两颗。等回到北京才后,才突然明白我已经退群了送与何人。四叶草黄了,扔了。子弹壳自己戴在手上丢了。

记得那年去西安云南《一起飞》。记得我买了国徽买了红旗徽章买了毛泽东徽章,我让组里的人都佩戴,因为我们代表祖国。打算杀青可以很有意义的送给茶馆的朋友。

记得那年大年初三去重庆成都《刘伯承元帅》,最近央视一在播。又遇导儿老头喊我,七公,帮主,休息休息。我蛮郁闷的说,导儿,上部戏你答应给我写笑傲江湖诗啥时候写啊。那老头儿一乐,帮主还记仇呢。杀青在成都时,我去了成都草堂,武侯祠,买了杜甫叶子书签,也准备左右纪念送与朋友,上车前给丢了。

记得不久前去南京拍微电影,一个特立独行的九零后分别时问,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我说叫七公吧。对方蛮生气的说,不说就不说。我说我的朋友都称我七公 不知从何时起,每个剧组开机,杀青,进下个组,开机,杀青。认识新的人,遇到老的人,从场务到导演,从九零后小儿到天命之年的前辈,都称我七公。

七公已在江湖。当时那个个性分明,思想锐利的七公淡淡远去。 一般我们参与的片子从不看,不想记起那些艰辛的记忆,还牵扯茶馆的记忆。那些心在茶馆,而身游天下的日子。以前总是太黑白分明,个性决然,独辟思想。认识的都欣赏那些思想那些性子。如今我讨厌别人说我有思想,没有思想也许更快乐。

相逢一笑泯恩仇,有恩有怨才情义天下。

不过,如今那些人都去了哪里,江湖如是少年人!

记得悲叹,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记得家休息时候,与一个编剧哥们互相续写武侠小说的日子。

记得考核群的十大考官。

记得最爱在考试群问的题,“你心中的笑傲江湖是怎样的场景?”问过很多人,可我一直没有时间写过。

记得第一次华山论剑群大赛,是令狐邀请我一起主持,当时还很紧张,遥想当年的实在是有趣的很记得笑傲群第一比赛,是七公与郭啸天主持的吧记得第二次是 后来改为谢烟客代为主持 记得刚入群,很多人会说皮皮,为什么你特殊用树皮,后来树皮改了名字记得群里的接龙游戏记得那时很认真,很认真,是非很分明,很分明,忘却了水清则无鱼。于是与华山奔雷手小有间隙,之后退了华山。

记得不久前的日子,徒弟郭靖邀请参加群里的比赛,重返故地物是人非,七公于是闪离。味道变了,温暖不在。那些人都去了哪里·····记得郭啸天做小二时,总是准备很多种茶,绿色萦绕,清香翠碧。

记得那些开心,记得那些温暖,记得那些所谓的少年恩怨,如今想起真是可爱极了。记得温和博采的大有,记得秦红棉 记得西施 记得郭啸天(老兵哥),记得桃花影落(逍遥游)记得空心菜记得岳不群(记得他说笑傲江湖中怎么能少了岳先生呢)

记得风清一剑(才华灼灼的才子,虽然不熟悉,茶馆第一位风清)记得白菜 记得树皮(初次进群的都纠结过树皮的名字) 记得张一氓(流氓小丫头)

记得令狐冲(一个传奇的朋友,想不到什么词,我一般都习惯用传奇),记得郭靖(笨笨的徒弟)记得谢烟客(所谓有过恩怨)·····记得奔雷手(当时的七公极其不喜欢却记得)

记得小二万里,记得陈家洛今后纵然世上再有曲洋,不见得又有刘正风,有刘正风,不见得又有曲洋。就算又有曲洋、刘正风一般的人物,二人又未必生于同时,相遇结交,要两个既精音律,又精内功之人,志趣相投,修为相若,一同创制此曲,实是千难万难了。——笑傲江湖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麽法子?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完)——白马啸西风江湖必须有那一回眸的恩怨情仇

赞(3)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七公:在茶馆里的日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