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秦红棉:在茶馆里的日子

文/秦红棉

关于茶馆,想说的有太多太多,却不知从何说起。忘了入群的确切日期,只知道初二的那年暑假,闯进了一个名曰“金庸茶馆”的群,后来被引进了一个考试群,考官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漂亮姐姐——西施,是琴堂的。我选的是历史,其中有一道题目至如今我仍记得:鸦片战争的根本原因是(),正好是我们那年的历史题目。初二,初三,高一,高二,算来也三年有余了,那年的中考(虽然我是保送生,没参加中考),茶馆陪我走过;那年战战兢兢的高中入学,茶馆陪我走过;那年不算纠结的文理分科,茶馆陪我走过。我有由衷地感谢,在我年少猖狂的岁月里,有一群睿智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陪我走过。

这三年里,我做过棋右使,当过店小二,也做过堂主,但因为学业的纵横交错,使每个职务都做不到两个月,对此,我深感抱歉,希望学业结束后,能全心意地投入到茶馆中来。

这三年里,我结拜了三位大哥,大哥慕容、二哥逍遥、三哥欧阳。二哥陪我的日子最长,也给予我很多生活学习上的帮助,二哥,小妹无以回报,却还有个小小的请求,快给小妹找个好嫂子吧!小妹还等着你的喜酒呢!

这三年里,曾一度靠字体颜色来认人,记得二哥的是偏淡的绿色,老大的和郭兄的都是沉稳的紫色,四哥的也是紫色,皮皮的是很刺眼的粉红色,,郭大哥的是绿色,谢兄的是很柔和的淡紫色,阿绣姐姐也一样,芙儿姐姐的是红色,毒物姐姐也是,童童的有段时间是粉红色,忘了什么时候开始也用黑色了,阿萝姐姐的字体总像手机显示的,仙子的是一种很猥琐的黄绿色(偷笑……)还有很多很多,一时也记不清了……

在我的专属文档里,有一个名曰“金庸茶馆”的文件夹,里边记录了我在茶馆的点点滴滴,有群友的照片、录音、文章,有群的活动记录,群规和n个版本的茶馆那些事儿,繁多却不凌乱,其中有一篇文章,是我某次的参赛作文,获得了一等奖,里面是童童满满的修改的笔迹,我一直都保存着,每次看都是满满的窝心。

在我的专属QQ里,有一个名曰“金庸茶馆”的分组,从精品群到笑傲江湖,有65个好友,不常联系,有的甚至已退隐江湖,但当年与他们有关的事依然历历在目,希望有一天,他们都能重返江湖,齐聚一堂。

说到这里,想起了朴树的《那些花儿》,他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芙儿姐姐,西施姐姐,花姐,毒物姐姐,阮姐姐,侍剑姐姐,易姐,鹤姐,襄儿姐姐,谢兄,耳朵,七公,张五哥,陆大哥,俞兄,还有我亲爱的慕容大哥,你们都还好吗?

许是我还年轻,经不起太多的离别,每次有人要离开茶馆,总不免要感伤,记得大多人离开的原因都是,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确实,我也找不到当初精品群的感觉了,岁月真是一支无情的修正液,把当年的热情尽将抹去,然而,如今守着茶馆的感觉,就像守着家,没有轰轰烈烈的宣言,有的只是岁月静好的安宁。

或许,这也是为何称为茶馆的原因,茶客走走停停,来来去去,君子之交不像铁观音有浓重的馥香,不像普洱有很厚重的茶色,却恰似一杯青茶,淡淡的,如水,却比水更让人回味。

若再有一次离别,我已不想说,铭记这段情。莫失莫忘,倒不如有缘再见。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秦红棉:在茶馆里的日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