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宋徽宗:在茶馆里的日子

文/宋徽宗

自春末入茶馆,至今已半年有余,期间与诸君较技切磋、同歌共舞,回首凝思,感触良多,今作文记之。

初来茶馆,为任盈盈所考,通过后感恩戴德入天涯画堂,为任氏手下一卒,时杨过为左使,石破天为右使,温青青尚待字闺中,未入天涯。初来报道,为清风所戏,致操守散落而爆照;又有掌柜灵熟萌结合,时而御姐,时而萝莉;更有童姥神秘诱人,不以真面示众。“韦一笑、广陵散、黄药师”才、学、识三足而立;“小八、斗转星移、四哥”痴、刁、色三雄并存;“温青青、冰魄银针、小康熙”纯、娇、艳三美辉映。倏忽半年已过,杨过因考研暂退天涯,小温入主画堂,他盈已作他人妇……

昼,天涯初醒,人语稀落,偶现诈尸,石激浪起,声势渐盛,或取悦妙龄少女,或示好雄壮豪男,奉迎拍马、谄媚示好、龙阳断袖应有尽有。或阴阳颠倒,雌雄难辨,引刀自残而不食人间烟火,高谈阔论,嬉笑怒骂,诸豪倾巢而出,天涯鼎沸,钟灵一出,四下寂然,唯钟灵一人絮叨,谓之“冷酸灵”。

夜,天涯将息,诸君齐集,时有赛事,宾主落座之后,连珠妙语,盖地铺天,竞相争鸣,劈波斩浪,雌雄高下难决,锱铢睚眦必较,汉界楚河,战尘弥漫,白浪掀天。事毕,钟灵一出,诸君作鸟兽散,空余一人、一灵、一静寂天涯。

尝有琴儿乱群、小手窜群之说,琴儿之窜群,事已久远,缥缈无据,难以考证。小手之窜,虽已查办,然天涯“东方不败、杨过、叮叮当当”之辈思之若渴,吾辈深知馆主手辣心狠,严苛残酷,求之无望,然仍抱一丝幻想,望馆主思一万全之策,以解天涯之思。

吾独爱世间三物:昼之日,夜之月,天涯之永恒!

终!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宋徽宗:在茶馆里的日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