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阿九:在茶馆里的日子

文/水榭阿九

转眼之间已是隆冬时节,窗外飘着鹅毛大雪,这对于一向和风细雨的江南来说是极不可思议的,但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但是,茶馆里却依然温暖如春,坐在其间的江湖豪客们谈笑风生,说着自己行走江湖时的奇闻异事,一切都很温暖,很美好。

只听得“咔擦”一声响,原本略显喧闹的茶馆霎时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望向这声音的来源。众人只觉一股寒气卷了进来。只见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站在门口,身着一身极为名贵的白狐裘皮大氅,头顶也被大氅所遮。她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单看剑鞘众人已知这剑来历非凡,自然这姑娘也来历非凡。再看这小姑娘虽是年幼却是容色清丽,气度高雅,肤色白腻却无一丝血色,一双明眸此时却显得有些呆滞。这姑娘脚边是已经被踩成碎片的木质门槛。原来刚才那一声响竟是门槛的碎裂声。

馆中的江湖豪客也皆是见过大阵仗的人物,不以为意,纷纷回头,继续喝茶谈笑。

那姑娘愣了一愣,站在门口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这时一个大汉迎了上来。这个人约莫三十出头,浓眉大眼,一部蓬松松的大胡子煞是好看,但好笑的是他竟然穿着一套参将的军服,在这茶馆中显得不伦不类,令人莞尔。

“姑娘快请进,外面天冷。”那大汉挤出一个滑稽的笑容,说道。
“……嗯,好的。”那姑娘犹豫了一下,还是踏进了水榭的大门。那大汉看了一眼碎了一地的门槛碎片“啧”了一声,又挤出一个滑稽的笑容,引着那姑娘往里走。那姑娘挑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了,不再看那大汉。

那大汉这种事见得多了,也并不奇怪,掏出桌布开始擦桌子,嘴里也不闲着:“姑娘,我是水榭的店小二吴天德,姑娘想点些什么?”

姑娘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 ,开口道:“有酒吗?最烈的那种……”说罢又将头扭向窗外,不再看吴天德。

吴天德正了正色,但那张脸却似乎只让人觉得更好笑了,做作的咳嗽了两声,说道:“姑娘,这里是茶馆啊,怎么会有酒?这里有上好的碧螺春,龙井,毛尖,铁观音,姑娘想喝什么?”
那姑娘依旧看着窗外的大雪,随口说道:“那就铁观音好了。”吴天德对于这姑娘的冷冰冰的态度也并不在意,一路小跑走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那姑娘突然轻叹一声。话音未落,只见旁边一桌一个身着杏黄色道袍的道姑打扮的女子恶狠狠的目光向这边扫来:“臭丫头,竟敢抢我台词!”原来此人正是江湖人称赤练仙子的李莫愁。他旁边另一个相貌文秀,气度不凡的女子连忙拉住她,低声说道:“莫莫,别激动。她情场失意罢了……”众人一看,她正是天鹰教紫微堂堂主殷素素。

谁知这话竟被那姑娘听见了,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她一下子站了起来:“你……你刚才说什么!”
殷素素被这姑娘这么大的反应吓了一跳,正想说些什么,突然门口传来一声“阿弥陀佛”。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容颜瘦削,面目慈和的老僧走了进来,只见他没有看向其他人,径直走向那姑娘,到其跟前才停步。老僧站定后,叹了口气,说道:“阿九,你还是没有看透么。”原来这个小姑娘正是阿九。

阿九低下了头,低声叫了一声:“方证师兄。”
方证叹了口气:“情之累人,一至于斯。既然他如此犹豫,你又何必如此……”
阿九轻声说道:“师兄教训的是。”
其实感情的要义不是一个人守着一份感情,一个人的感情是不会持续多久的,等到十年二十年之后回头再来看这份感情,看到的是自己的痴情,自己的天真,自己的傻。当然,还有你自己的青春。我不知道你当时为什么如此犹豫,我只知道,真正的感情是需要两个人来守护的。

而且,我们都太年轻,不懂爱情。
水榭阿九
每个女孩的青春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有幸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遇到水榭,遇到你们大家,掌柜,一笑,灵素,小鱼姐,素素姐,甜的,小七,……当然还有很少冒泡的馆主(哈哈)是你们教会我要成熟,要成长。谨以此小短文献给你们大家。也许以后还会写,也许以后不会写了。
好吧,我承认本文人物崩塌严重,大家不要生气……

 

欢迎茶馆的朋友们写写《在茶馆里的日子》,让我们一起把茶馆做好。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阿九:在茶馆里的日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