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折梅手:在茶馆里的日子

文/华山折梅手

“倒计时:距茶馆成立五周年纪念日还有26天”

看见馆主更新的说说,原来茶馆已经有五周年的历史,而折梅手——我,也是茶馆里的一员。

时间,是个奇怪的东西。它可以让一些原本普通的事变得厚重;也可以让一些原本普通得人变得苍桑;用平淡淹没点点的激动;用从容代替偶尔的矫情;不管怎样,时间像一条河,它慢慢的流淌,流淌掉那么多我们不曾在意的日子。

如今,在一个倚窗观雪的冬日,为自己泡一杯热茶,看着慢慢升起的雾气,闻着渐渐弥漫的茶香,把自己投入回忆的河水,随着它缓慢的节奏,再次重温在茶馆里折梅的点点滴滴……

初识茶馆,是在2010年的四月。人说“难得人间四月天”,这在北方还是春寒料峭的时节,而我的人生已经开始进入了一个春天。一个阳光明媚、却冷意缱绻的初春。我带着刚满周岁的孩子和母亲,坐上火车,到一个千里之外的偏僻小镇上工作。熟悉的工作、陌生的人。拔开两年的蛰居阴云,再次点燃工作的激情与自信。这样的我看一眼窗外,不知是见到阳光的灿烂与喜悦,还是隐隐的感到无奈和凄凉。带着这样复杂的情绪,我在异地申请了新的QQ,准备加入一个可以闲聊上几句的群。

考试、答题。

于是重温金书,勾起些许尘封的往事;纸卷泛黄,仿佛再见阔别以久的老友。

磨牙、吵架。

于是再遇网络,活动似乎僵直的手指,字句犀利,立志再塑一个刁钻的自己。

那时候,在群里,我把人伤透了。引起了不小的退群风波,招来了难缠的踢馆挑衅……只是我没那么轻易的放弃华山;幸而华山也没有轻易的放弃我。如今想来,那时的我现实中也是那么的坚韧吧,哈哈!所以很多东西属于不肯放弃的人。

后来就出题、考新人。

虽然收集了成套的题集,但我总想出些自己的独创。我认为那才是真正的交流。从主角到配角、绰号、兵器、毒药、宠儿……工作其实是挺难的,下了班我会刻不容缓的回到宿舍,打理我因为多了一个孩子而分外繁重的生活。但也不知怎么会有空隙,总有那样的时间去想出各种让自己得意的题目,还去考试群里考考新人……

那时候,武侠似乎无处不在,也许现实中的我也会沾染上几分豪情。工作的事从熟悉开始挑战陌生;而工作中的人们渐渐的熟络起来,偶尔聚在一起吃喝,他们说我略带几分爽气。

工作变得轻松,折梅在群里的活动也频繁起来——从三句半的接龙、诗句接龙、成语接龙、到故事接龙……基本上天天都在的天天,和黑脸儿的兰儿、过儿、还有最投气的余鱼同。我们把能玩的游戏几乎玩个遍。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没有做,也不知道都做了些什么。总之,打开电脑便有了一个可以去的地方——金庸茶馆。

而折梅手,从华山到总舵、聚贤阁、居委会、天崖、笑傲、慈善群、编辑部我的QQ里加了越来越多的群,但都与武侠有关。从盟主到堂主、长老、总编,一路上从华山论剑到夫差夷光会、华山风云录……原来这就是我在网络上的两年时光。似乎很忙,又似乎很空。似乎没有什么朋友,但总有几个面孔会让我感动。

江南女子程英,你的芳草碧天还好吗?你的水乡情致还在吧!你的“即见君子,云胡不喜。”是否还是那样的缱绻低徊?还有你的那株风信子——可能你不会知道,如今我也养了一棵。看着它臃肿的蒜头仿佛满含心事,却隐而不发,就天道她是在苦苦的等待着春风扬起时节……“程英,好久不见!”

电影王子陆大有,你取了这么个老气横秋的名字,让我几次都把花样的少年误认成一个老朽。带着淡淡羞涩的大一新生,如今你已经是步入社会的潇洒青年了吧?“大有,你还好吗?”

总会觉得玄风,其实就是紫薇,看你的苍劲与大气、看你的志向与胸怀,真的!那样的抱守元一的执着,为什么在紫薇出现以后,就渐渐没了你的踪迹?“玄风,你在哪里?”

透过痴情紫薇的文字,初识衣带飘飞、抱琴下山的琴儿。她天姿灵秀、巧笑纯真我想,她可能个赤脚跳跃在天崖海阁的精灵,没想到却成了华山论剑的小二,夫差夷光会上那段质朴、纯情的讲说,让那个踌躇满志、石破天惊的紫薇悄然隐去,却为我们华山留下了一个金童玉女的碧人传说。

一篇《粽子记》让我案牍劳形了几个夜晚,也让我结识了逻辑迥然、文字沸然的春十三;一篇《素女赋》让我唏嘘了许久许久,海棠徐小舍:除非身心俱隐,安得如此古风?一部《华山风云录》让我见识了公子承志的惊天之志;北冥羽扇纶巾的别样侠风;苗大侠凤舞九天的绚美夙愿;独孤求败魔剑琴心的悲情情结;老成持重的召重原来还有穿越的心!!

还有那个宁乎去矣,不改倾心的殷素素;沉默的幕后高手东方耳;最得力贴心的蓉儿;真假难辩、文章斐然的韦一笑……还有我自己,为了茶馆的标识,三十多的我线下学习PS,“馆主,你可知否?”

还有那个被我惹怒的不世红颜红楼梦里人骆冰;还有那个与我誓如水火的麻辣选手韦春花;还有话不投机积怨深的掌柜四哥奔雷手……愿你们老化作浮云!

呵呵。

时光慢慢流淌,茶馆里灯火通明,人影晃动!又是一个飞雪的冬天,紫衣金带,折一枝梅花在手。我,已与往昔不同!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折梅手:在茶馆里的日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