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人物专访第30期:笑傲曲

图片
【记者】金蛇: 首先,欢迎华山笑傲曲(昵称蛐蛐)来参加我们采访。
蛐蛐,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华山的?
【嘉宾】笑傲曲:确切时间是2012年4月
【记者】金蛇:那现在2015年4月,正好是三年了。
【嘉宾】笑傲曲:恩,整整三年了。
【记者】金蛇: 你是一开始就加的华山吗?是怎么知道华山的?
【嘉宾】笑傲曲:我平時會在豆瓣上關注一些豆友,然後關注一些推薦的書籍。願華山的執法給我發了一封豆郵,才知道有這麽一個茶館,有這麽一群興趣相似的同類。
【记者】金蛇:蛐蛐,你这三年来应该参加过不少华山的活动吧?
【嘉賓】笑傲曲:其實也不多,含金量高的參加不上,打醬油的不少
【记者】金蛇:都参加过什么活动?
【嘉賓】笑傲曲:比如贏扣幣的棋藝活動,YY的k歌活動,辯論活動,還有就是千裏傳情,醬油成份偏多。
【记者】金蛇:蛐蛐是湖南人,我听说湖南人特别能吃辣,是人人都能吃辣吗?
【嘉賓】笑傲曲:不一定啦!至於我呢,要麽可以不吃,要麽辣死還不罷休。
【嘉賓】笑傲曲:南方的辣椒品種特別多,什麼朝天椒,黃野山椒。反正是無辣不歡。
    湖南因為特殊的地理環境,特別是冬天,陰冷,寒濕,所以家家戶戶到冬天都會有成串的干辣椒。
【记者】金蛇:平常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嘉賓】笑傲曲:愛好麽,喜歡看書,聽音樂,看球賽。還有就是旅行,徒步,攝影
【记者】金蛇 :你是从什么时候接触金庸先生的作品的?是从电视剧开始还是书籍开始的?
【嘉賓】笑傲曲 :從電視劇,這應該追溯到五年級的時候吧,八三版的射鵰英雄傳,從那時候起就一發不可收拾,到後來光看電視不夠,就看書。這還有過一個笑話,至今都是讓我媽和我妹取笑打趣的一件事,想不想聼?
【记者】金蛇:想!
【嘉賓】笑傲曲:五年級的時候,家裡還沒有電視,都是去別人家看的,每次放學回來,做作業,吃飯,然後就去鄰居家守著看,開始老媽沒說什麼,後來就越來越放肆,幾乎天天晚上去別人家了,五年級的孩子,老媽是打也打不到的,她就出絕招,把門從里鎖了。一開始呢,鎖完,等我回去她還是會開的,後來有一天晚上,我在外頭叫門,死活就不迴應。等在外頭的我沒有辦法,只好在屋簷下的打谷機睡了一宿、至於後來我有沒有堅持把電視劇看完呢,我就不記得了反正之後就乖很多了 。
【记者】令狐冲:蛐蛐正儿八经读过几部金庸小说呢?
【嘉賓】笑傲曲:很認真的告訴你,每一部我都看過,喜歡的就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看金書,我能減壓,這是真的。至於電視劇呢,只有tvb拍的那幾部我有看。
【记者】金蛇:蛐蛐最喜欢的金庸作品是哪个
【嘉賓】笑傲曲:排第一的是射雕和神雕还有笑傲
【记者】金蛇:这几部作品里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人物?
【嘉賓】笑傲曲:先说射雕吧,首先黄蓉的人物刻画,比较喜欢,虽然现实当中这样的女子比较少见。两位男主角完全不同的成长环境,成就不同的人生轨迹。其实我蛮喜欢杨康这一个人物的。
【记者】金蛇:你喜欢杨康什么?
【嘉賓】笑傲曲:呵呵,可能就是对穆念慈那一点点真吧。
【记者】金蛇:其实杨康这个人,我是挺可怜他的,总觉得他是个被宠坏的小孩儿。
【嘉賓】笑傲曲:就像笑傲里,挺欣赏田伯光一样。你看他吧,是够坏,够奸诈,可是对穆念慈他没用最卑鄙的那种
【记者】金蛇:接下来谈谈神雕吧
【嘉賓】笑傲曲:神雕嘛,最感动我的一句话,你猜猜?
【记者】金蛇: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这是我感触最深的一句。
【嘉賓】笑傲曲:不是,在十六年之后,杨过跳下去跟龙儿说
【嘉賓】笑傲曲:大概意思就是说,还好他够深情。如果只是伤心一场然后离去,没有那纵身一跳,那么他们是不会再相见的。龙儿也说了一句好感人的话“不是过儿老了,是我的过儿长大了”两鬓白发了都,龙姑娘还说过儿只是长大了。
【记者】金蛇:你对李莫愁怎么看?
【嘉賓】笑傲曲:觉得她好可怜,甚至可悲,可叹。她很执着只不过后来太过于偏执
【记者】金蛇:之前看网上有人说,如果小龙女遭遇李莫愁的经历,她也会变成李莫愁,你觉得是吗?
【嘉賓】笑傲曲:不会
【记者】金蛇:为什么?是自己的感觉还是?
【嘉賓】笑傲曲:从小龙女的三次出走就能看得出来,她的性格不会如此,她宁愿委屈着自己,也会去成全。而李莫愁不是这样,她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固执。
【记者】令狐冲:蛐蛐,你是哪年来到地球的呢?
【嘉賓】笑傲曲:八十年代就降落地球。
【记者】令狐冲:你喜欢现在的工作么?
【嘉賓】笑傲曲:谈不上多喜欢
【记者】金蛇:最后,你有什么话要对华山说?
【嘉賓】笑傲曲:希望华山的现任管理人员,还有曾经的管理人员,都能放一些时间在茶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人物专访第30期:笑傲曲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