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旧人新梦

文/王小岚

2016年 秋

未曾想,时隔三个多月

再次提笔我已在大理

此时和以往不同

只是想看看来时的路

短暂停留,见一些想见的人

大理还是一样,人民路,洋人街,依旧人来人往;华灯初上,酒吧依旧灯红酒绿;男人一样留着长发,女人一样抽烟剃头;飘香依旧是有个性的老板在打鼓;坏猴子依旧火爆;素斋依旧可口,好邻居依旧和蔼可亲…

 

大冰的小屋已经开到了人民路,依然是35一罐酒一个人一整天。

 

刚到那天赶上聚会,认识了新的朋友,一个叫耗子一个叫岳阳,一个有青旅梦,一个有餐吧想。

2

举杯敬天南地北的相逢

去了手鼓店,丹妮,楠楠,小敏,一切好像都停在2015年,直到我看见小哈,才发现时间真的在推移,离开快一年了,摆渡人开的风生水起,潼潼也快一岁了。刚到的第二天,悄无声息的我来到摆渡人,打烊,她去了丽江,突然想起上次他去丽江还是去我的店,也是悄无声息。所以这次,我们都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去了“对方的城市。

3

入住摆渡人才发现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未见青旅,其实自从自己的店转掉以后,我已经不太愿意去青旅,因为再找不回当初的感觉。

 

而在摆渡人偶遇的乞丐也有2年半未见了,刚穿越回归,瘦了,黑了,帅了。

w4

还有玉源客栈,素素和郭子。和我一样素素当初离开的决绝,可终究还是回去在双廊,见到郭子的时候,小孩儿说,姐,你回来了。然后笑笑坐下,像是从未离开,可身边猫已经是霉霉的孩子了。

wxl5

再见冯大哥,已经少了许多当初的执着,更多的也是宠辱不惊,说是灵异圈子混久了也会变得太随意,来去总自如,无需告知,无需告别。还记得去年吧,参与过一次解梦,一直对灵修有些兴趣,却也机缘巧合还不想介入。总觉得人和上天是能够交流的,一些经历,一些伤痛,一些快乐,看似是安排好的,其实上天只是安排了故事梗概吧,中间的血肉,由自己填补。你想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源自你的内心。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所有的经历其实都是有启发和安排的,走过的路遇见的障碍不过是修行路上的功德,你只需要和自己的心灵对话,静下来,好好感受,也许你会有感觉,也许没有,不过我保证你肯定会变得不一样。

聊到的航海的哥们儿时,冯大哥说是经历了怎样的伤痛才会放弃伦敦的高薪工作,独自一人漂泊在海上,嗯。我想我懂。

最意外当然的是孙小七,已然想到了,可见面还是觉得惊奇,浪子居然安稳的无声无息。吊儿郎当的抽着烟却也时过境迁。被摄影师约了一组片子,镜头背后,我看见的是2年前的小七。

wxl6

月圆之夜,洱海边居然了无一人。微风,光脚踩在岸边,用力呼吸,我在感受几年前的气息。走过的路,再重温,会一直温暖到心里。

wxl7

 

大理一梦便是半个月,到来,离去,回来,离去,再回来…只有苍山洱海依旧,身边人换了又换,路上人匆匆离别说着再见。

 

凡是有梦想的人,都在大理开出了花,而迷茫的人依旧在度日如年。所以,外界不过是修行的托辞,而你的心又在哪里呢?可否有归期?

 

最近总和朋友聊到成长这个事情。以前血液里带着风,一路都在狂奔,而见证我经历的人不少,可是能同频成长的微乎其微。于是朋友处在一个减少的状态,交不了新朋友,而,一些老友会有交流隔阂。感同身受说来令人感动流泪,可实质不过是安慰的一剂鸡汤。人生就是各自行走,遇见有趣的灵魂,独自修行。

wxl8

人应该是有三个沟通阶段,

一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二是变得不会说话,

三才是知道该怎么说话。

当我一直在行走,一直在经历,一直在思考,就会一直成长。

生命的长度早已被量完,只有宽度还会有惊喜出现。

别问我何时回家,其实我从未离开。

王小岚微信公众号:痴人语梦

向死而生

西安 春末夏初

故事的开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旧人新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