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个茶馆,茶客们逢到了,沏一杯茶,谈谈袁承志、青青、阿九,倒也有点味道。一个有温度的茶馆,金庸小说QQ交流群:518005

【金庸茶馆征文】华山女侠宁中则

作者:金庸茶馆亢龙有悔

至今不明白,金老先生为什么赋予这么出色的女性这么悲惨的命运。

ningzhongze

宁中则,何许人也?出场时以“一个中年美妇”一笔带过。然后我们知道,她无非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的妻子,至于美貌,金庸笔下又何愁没有美貌女子,年轻的都看不过来,更何况上了岁数的。然而接下来,笔锋一转,这位岳夫人却是让人眼前一亮。首先听说令狐冲是伤于田伯光之手,“登时脸有喜色,点头道:‘原来是跟田伯光这恶贼打架,那好的很啊,我还道你又去惹是生非的闯祸呢。他的快刀怎么样?咱们好好琢磨一下,下次再跟他打过。’”。读到这段时我心有戚戚,想到小时候惹是生非,老妈却不问缘由先处置一番,哪里有这位岳夫人通情达理。

 

接着“有所不为轩”的斗剑写的及其精彩,堪比小龙女陡崖战公孙止。陡崖之战将小龙女的仙、奇写的淋漓尽致,而这里将宁中则的慷慨豪迈刻画地入木三分。“岳夫人长剑使得兴发,突然间一声清啸,剑锋闪烁不定,围着令狐冲身围疾刺,银光飞舞,众人看得眼都花了。猛地里她一剑挺出,直刺令狐冲心口,当真是捷如闪电,势若奔雷。令狐冲大吃一惊,叫道:“师娘!”……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一片片寸来长的断剑掉在令狐冲的脚边。岳夫人哈哈一笑,缩回手来,只见她手中得长剑已只剩下一个剑柄。”好一个华山女侠,难怪后来西湖地牢之中一代豪杰任我行这般人物,也要称赞一声:“这个小姑娘慷慨豪迈,是个人物!”

 

可惜,慷慨豪迈小姑娘的丈夫,是岳不群。

 

读金书,我有三恨。一恨阿朱之死,二恨龙女之辱,三恨中则之夫。

 

可是若宁中则不嫁岳不群,夫妻志同道合的,有了郭靖和黄蓉;有情人成为怨偶的,有了陆展元和李莫愁;有情无缘的,有了王重阳和林朝英……只缺了这种,瞎眼跟错人的,于是,倒霉地落到了宁女侠的头上。

ningzhongzeyuebuqun

岳不群的各种卑鄙无耻不必细说,单看宁中则自尽后。“岳不群脸如死灰,双眼中闪动恶毒光芒,但想到终于留下了一条性命,眼神中也混和着几分喜色。”……“盈盈见岳不群木然而立,说道:‘岳先生,你也可以去了。尊夫人的遗体,你带去华山安葬吗?’岳不群摇了摇头,道:‘相烦二位,便将她葬在小山之旁罢!’说着竟不向二人再看一眼,快步而去,顷刻间已在树丛之后隐没,身法之快,实所罕见。……”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自己离开人世的样子,或子孙满堂,或孤独终老,不论哪一种,都不愿意让这种人接手我的骸骨,埋葬我的骨灰。不禁感谢金庸,虽然凸显了岳不群的无情,可是到底,没有用他肮脏的手去触碰宁中则。一代女侠,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

 

很多人都在讨论,宁中则其实不用死,令狐冲也在狂喊她为什么要自杀。而任盈盈懂,说到底,易地而处,任盈盈也会不想活了,所以任盈盈能答出来。可是就算她答了出来,许多人却还是不懂,因为他们不明白,宁中则曾经的爱恋和骨子里的傲气。因为爱,所以绝望,因为傲,所以绝不苟且!《笑傲江湖》这部书里,各个男人勾心斗角争名夺利,将狂、痴、贪、欲彻底展现在我们面前,可是这个傲,我却在各位女性身上体会更多。宁中则女侠是一位,恒山派更是,虽是女流,却是傲气冲天,一众男人面对或强权卑躬屈膝,或沉吟不决,或隐忍不发,她们却凛然不惧,用娇小的身躯,撑起一个骄傲的江湖。

 

有时候在想,如果宁中则没有嫁给岳不群,结局又会是怎样?想了一阵,不禁一声长叹。华山两宗之争,若她不嫁岳不群,嫁与剑宗,难逃覆灭;随便嫁与气宗某人,以她的性子想必是宁愿独身一人。思前想后,也难以给这位女侠一个妥善的归宿,只能长叹,如此便了了吧,好歹,有令狐冲的诚心一拜;好歹,有林平之的真心认同;好歹,有任我行的一句是个人物;好歹,有后人对月遥祭。

 

慈心侠义,宁折不弯,于彼时代,于此时代,愿女侠来生,没有岳不群。

读《越女剑》有感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风陵旧事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庸茶馆 » 【金庸茶馆征文】华山女侠宁中则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